文章

惡鬼吸陽人精氣公然向道師挑戰

家住台中有位蕭姓年青人。年齡二十X歲。人長得很俊俏。身材一等一。面宮容貌極俊。依老師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經驗。蕭姓年青人必有相當女人緣。但很可惜的是被惡鬼纏身。其父親於100年9月23日。自高雄來電與老師相約。9月26日星期一去台中帶兒子北上。請教老師查看我兒子卡陰的事。當天下午的一點多到時。在樓下視看房子外表。沒有五宮堂的招牌。又躲在二樓。父子內心有些微的存疑。我們會不會找錯人。蕭姓年青人在台中書局看到一本靈界導遊。其父在高雄書局買到一本靈界導遊。父子交叉互結是一樣的。同一位老師的寫作後。再先電話上來說林老師我們到了。現在在樓下。我聽完電話續按門請上來。其父子上來坐下後。在細述這些過程。我邊泡咖啡請客。邊傾聽其父子的轉述。
父子兩在北上路途中。那惡鬼已附身在蕭姓青年。出靈與其父談聊。老師聽完所有的細述後。表示一般鬼魂會操控犯者的鬼。以及會附身在犯者身上講話的鬼。都很凶惡。要調鬼魂出來問話。我須要一位助手。先撥一通電話給助手。在等助手的約十五分鐘時。老師向蕭姓青年表示。依我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經驗。提醒蕭姓犯者。依你的年齡二十○歲。沒有理由面宮的淚堂。反赤紅似瘀血色。這是你在荒郊野外亂撒尿卡到的。你的五臟六腑。其中的腎臟及膀胱已出問題。蕭姓犯者回應喔這個有。現在膀胱已有問題了。
此時我的助手林志樺也到了。我即時向在場的三人交代。等一下吊鬼魂出來時要特別注意。這個鬼魂應該是來者不善。依我的經驗判斷是一隻凶鬼。若出來誰被鬼傷到都是無可討回公道的。算是多衰的。先請助手折二疊壽金。各七張。再化一張殺鬼符。化陰陽水。交代助手林志樺。鬼魂出來若是太凶會傷人。無法控制場面時。將那杯殺鬼符水潑灑在蕭姓犯者頭上。惡鬼即會停止舉動。不敢再傷人。此時林父接續說要注意。在中部問神。神明指蕭姓犯者有乩骨。要將他訓成乩童。要蕭姓犯者晚上去宮壇睡覺三十天。去睡沒幾天那個桌頭被那惡鬼打到很慘。話講完。老師向林父表示。這個我們會注意的。而且我們也經過好幾個的經歷。鬼打人是不說理由的。好。話講到這裡。老師隨即準備吊鬼魂的工作。取來一只貢末沉粉爐。先化燒一張吊鬼魂符。再化燒一張五鬼陰兵符。續舀二匙貢粉點燃後。隨即貢爐邊放兩台錄音機。一台播放請神咒語。一台播放請吊鬼魂咒語。
老師馬上右手持三支清香。左手劍指挾七張金紙。即開始催符唸咒完。腳踏七星步前進。向天庭玉皇大帝。三官大帝。稟報要吊請陰間鬼魂顯真靈。來某某地方附身在犯者蕭姓青年。借體講話以及跟老師對話。過程的動作完後。老師隨即坐在桌子前本位。等候鬼魂來附身。等約十分鐘完全沒動作。老師即開口問蕭姓犯者。鬼魂有沒有來。蕭姓犯者兩個眼睛張大瞪著我。
且回問老師。你在吊什麼?我隨時都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你找我來要做什麼。沒得商量啦。我看你法術有多高強。盡量施展出來。我們來比比看。看我修練過的靈力比較厲害。抑或是你的法力比較高強。
老師向鬼魂回說。好。你既然來了。我來問你。
老師問:你鬼魂哪裡人。你是怎麼死的。你今年幾歲。你死時家人有沒有人幫你招魂收屍。
惡鬼魂回:你憑什麼問我。我不願回答你咧。你無法度我。我只回答你。我是魔界第二凶的惡靈。你憑什麼干涉我。
老師問:你總是要講個道理嘛。你這樣回話有一點不講道理。等於是橫材挵入灶。是一個野蠻無厘頭的凶鬼。請你回話客氣一點。
惡鬼魂回:我就是無得商量。我就是要橫材挵入灶。阿嘸你是要按怎。有本事你來啊。在中部來一個我打一個。他們有講給你聽了嘛。
老師問。你這種說法是陰鬼向陽人嗆聲。你要比法力這樣子不好嘛。我不想違反戒律傷到你。人鬼不互相傷害。各留一條活路。用協商的方法不是比較好嗎?到現在你還沒跟我講是哪裡人。怎麼死的。有什麼情仇恩怨。
惡鬼魂回:我是大陸來的惡靈。不願跟你說哪裡人。不願就是不願。我就不願說。我就是要吸蕭○○的精氣。吸到他死再帶他來我身邊。我會將他修練成惡鬼。
老師問。你將他陽氣吸盡。他不是會死在你面前嗎?那你豈不是罪惡嗎?你這樣傷及無辜。他不是變成可憐鬼嗎。
惡鬼魂回:我就是要吸他的陽氣。吸到他死干你什麼關系。你在管什麼事。
此時另外一個外來鬼來借蕭○○的身體講話。
外來鬼回:我是翁○○。這個是有修練百年以上的惡靈。他很凶講不聽的惡靈。這要將他修理一頓後再跟他談。他是很頭痛的惡霸。修理它下手要重一點。
我一聽到翁○○這個名字。內心一時覺得很熟。就開口問說:你是不是台中那位翁○○。新聞媒體轟動全省。震動社會治安的翁先生。
外來鬼回:是。我沒下地獄。我上天庭。我是來保護蕭○○的。因那個惡靈會雙手鎖住蕭○○的脖子。等於是鎖喉。你向玉皇大帝稟報時。我剛好在凡間巡視。聽到就進來了。我沒有出聲。只是在旁邊聽。有看到那個惡靈很凶。
老師問:你沒有借體開口講話。確實不知道你是翁○○。有失敬的地方請你諒解。你既表明身份。我應遵稱你是翁氏仙人。翁真君。翁先生哪一種稱呼比較有禮貌。
翁氏仙人回:我現在已在天庭。我是人人好。隨意叫都可以。我不計較身份。
老師問:你生前在中部是一位社會很有份量的人土。請問你那土豆的傷口好癒了嗎?再問你在天庭是不是很吃得開。時間很自由嗎?你既然來了。我請助手化一些亡魂錢給你好嗎。那你先請坐。請你喝一杯茶。
翁氏仙人回:我在天庭要什麼有什麼。就不必客氣了。傷我的人已經被法律制裁了。也不想再談些什麼事了。那個年青人是被利用的。我現在很好也很自由。我是跟在濟公禪師的身邊。吃喝玩樂都很自由。
老師問。你有沒有回去探視家庭。有沒有回去家鄉去找以前道上的朋友。
翁氏仙人回:我常回去探視家庭。道上的沒有啦。因我現在身份有點特殊。就不方便了。
老師問:你既成天庭仙人。我請助手化些仙錢給你受納。另外拿一張椅子你請坐。一杯茶你請喝。你應也有抽菸。我點一支香菸給蕭○○抽。翁氏仙人你暫時休息一下。先將蕭○○的肉體還給那個惡鬼靈。
老師問:請問你這惡鬼有沒有商量的餘地。你會講台語。大陸根據我知道有一省會聽會講台語。你是哪一省。我們先講好。不得吃名詐姓來欺騙陽間。
惡鬼魂回:沒本事就不要問我。你先施展你的法力。我們先鬥看誰的法力強。除非你能打退我。要不然我什麼都不告訴你。
老師問:能不鬥就不鬥。逼到不得已的時候。我還是會出手的。所以不要逼人太甚。法師的法力不是你鬼魂可以試的。
惡鬼魂回:來啊…來啊…來啊。我等你出手施展法力。看有沒有本事傷到我啊。
老師問:此時我實在忍無可忍。自己停頓下來。點一根香菸抽順便吸個氣。內心在想再耍無賴的惡靈都遇過。看情況已到不出手不行了。就請助手林志樺點燃三支香。化燒一張追殺惡鬼符。準備要動手時。翁氏仙人又借體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說你的法力比它那惡靈高。你可以下重手修理它。
翁氏仙人回:我實在看不下去了。有這麼講不聽的惡靈。從頭頑抗到尾。這個要處理二三次。要下重手。老師你的背靈是鍾馗。在後面助你。你每做一件好事天庭都有記載的。以後你也會上天庭的。
老師問:隨即拿一幅鍾馗圖。給翁氏仙人看。問是不是這個黑面的。回是就是他。他就是鍾馗。老師續說天庭玉皇大帝。有派司命真君。司管凡間好歹事每一筆都會記載。好。請翁氏仙人你暫旁邊坐。隨即動手。在犯者蕭○○胸前勅靈。追殺符。另在額頭用劍指勅畫符。兩動作做完。隨即兩腳踏罡步。口含符水。連開三次雙五雷轟鬼指。口含符水噴向那惡鬼。看那惡鬼坐著沒動靜。等約二分鐘後。我開口問那惡鬼還敢挑戰嗎?還敢不商量嗎?
惡鬼魂回:我沒有受傷。只有頭暈暈的。就不講話了。約過了三分鐘後惡鬼頭抬起來。兩個眼睛瞪著且目不轉睛。
老師問:據翁氏仙人說。你抱著肚子在打滾。還說你沒有受傷。若沒受傷你頭怎麼會暈暈的。我還是求你惡鬼用協商的方法。你放蕭○○一條活路。你也有一條生路。這不是很好嗎?雙方用和解的方法不是兩全其美嗎?
惡鬼魂回:我不協商你要怎麼樣。我就是要吸蕭○○的精氣。你憑什麼管我。我要吸他的精氣。吸到他死。吸不死也要帶他去自殺。
老師問:你帶了幾個鬼靈騷擾蕭○○。有男有女在蕭○○的耳朵講話騷擾不停。你今天要從實招來。若不講實話今天不放過你的。此時翁氏仙人再借體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
翁氏仙人回:開口說這個惡靈是嘴硬。老師你要逼緊一點。下手要重一點。這個我看要處理三次他才會軟化。因這個惡靈有修練百年以上。而且後面有邪師在操控。老師你遇到的鬼靈可能他最凶。但是他現在被你轟到抱著肚子在打滾。元氣已大傷。他不服輸。現在又在施展法力。在等恢復元氣。準備要報復。
老師問:你要不要協商。我原本不想傷害到你。但你講不聽。我也是很不得已的。你可冷靜下來。雙方好好談嗎?我願留一條活路給你。
惡鬼魂回:嗆說。已經講過了。不協商就是不協商。要我講幾次你才聽懂。若是不拼不鬥哪知道誰會贏。
老師問:不協商是嗎?隨即請助手林志樺將桌上的貢末爐拿開。馬上站起來腳踏罡步。雙手掌雙劍追斬指。在惡鬼面前勅畫追斬符。畫好坐下來時。翁氏仙人又出來講話了。老師你這招就厲害了。傷到它已在地上打滾。
翁氏仙人回:這次傷的比較重。他已經沒力氣了。他現在抱著肚子不言不語。
老師問:我再問那惡鬼。要不要再鬥。我願意給你機會。若你肯放手。不要再糾纏蕭○○。我就不會修理你。
此時蕭○○的爸爸切入。做和事佬。勸那惡鬼說好了。有玩就好。
惡鬼魂回:我以為你在嚇我。你真的有三兩步七的法術。你不是說一次要把我解決掉嗎?怎麼我還能講話。我還活著好好的。
老師問:今天尚未處理法事。等蕭○○家人同意。才會解決問題。今天暫時到這。你要好好思考。是你靈力強還是我法力高。
惡鬼魂回:有力無氣的說。還是要拼看看。
老師問:你今天沒有傷痕累累。我才不相信。你還說要拼看嘜。講實在話。我確實不想傷害你。你今天喝下三杯符水。那是毒藥不是飲料。你這三天內肚子一定是很難受。不像你說的只有頭暈暈。你還會拉肚子下瀉。今天到此結束。
回憶惡鬼靈嗆聲翁仙人暗助在這三小時的過程中。最讓人驚奇的是翁氏仙人的出現。言語舉動相當的客氣。我本以為來了不速之客是一位影武者。經查問求証中部確有這位生前人士。本以為是來鬧場的。但再回想。翁氏仙人一出現隨即表明。我是翁○○。我上天庭沒下地獄。我隨即開口問說。翁先生你怎麼能出現來這裡。翁回說你有向天庭稟報要吊鬼魂。我在天庭是跟在濟公禪師的身邊。時間很閒。有空就到凡間巡視鬼魂擾亂陽人的事情。你既是翁仙人那你請坐。我請你抽根菸。請喝一杯茶。今天你能來我很感謝。暫休息一下。我來問這蠻橫霸道的惡鬼。話講完。惡鬼即回說。我就是蠻橫霸道不講理的鬼。你要對我怎麼樣。我回憶起來真是有驚無恐。內心也是很怕被惡鬼靈傷到的。
其實我遇過幾百個案例中。也曾經遇到凶鬼。嗆聲要單挑。動手格鬥。人鬼各施展法力互鬥。種種都曾遇過了。遇到凶鬼說不怕是騙人的。因凶鬼要動手打人是不預告的。我們是防不勝防。若是有被凶鬼傷到自己是知道。凶鬼被法力傷到。它是無形的我們看不到。唯一能看出來是。低聲下沉回話軟弱。這就知道凶鬼已元氣大傷。若不是翁氏仙人能看到陰界。也不知道那凶鬼傷到什麼程度。
例第一次掌雙五雷連續轟三下。有沒有傷到看不見。經翁氏仙人的轉述。這個惡靈現在抱著肚子在打滾。第二次掌雙劍追殺指對凶鬼勅殺。同樣是看不到傷到什麼程度。又據翁氏仙人轉述。這次傷的比較重。它現在閃在旁邊等恢復元氣。可是它還不肯認輸。這個惡靈是陰界第二凶惡。任誰也勸不聽的。你要注意一點。一般通常遇到凶鬼。它身邊都會帶小鬼。會以連環鬥的方式來跟法師鬥。原本翁氏仙人的出現。我以為是來鬥或鬧場的。可是印證起來全然不是。
由哪裡証明不是呢。我向犯者蕭○○的父親。提起若是要處理法事時。應準備一副牲禮敬拜翁氏仙人。從頭到尾我講三次。翁氏每一次均是回說。我不用。你請,我抽菸喝茶就行了。而且過程講話都是很客氣。不像那些凶神惡煞。需索無度。由此可證明翁氏仙人非凶神惡煞。再證明一點就是問翁氏仙人你怎麼跟犯者蕭○○有相識。翁氏仙人回我是不相識。是我以前那小漢跟他有認識。我是來保護他的。而且翁氏仙人不時的跟林爸爸交談。翁氏仙人還對我交代說。你所開的條件它都不接受。它要的東西它可以自己變化。要什麼有什麼。它的目的就是要吸取蕭○○的精氣。擴展它自已的靈力。所以從頭到尾它都不妥協。聲聲句句都說要吸他的陽氣。吸到他死為止。經翁氏仙人的指點我已經明白了。怪不得我罵它。你這種行為舉止是可惡至極。那惡鬼回話也是很強硬。我就是可惡至極。我就是霸道。什麼話都能頂回來。其實我也知道這個凶鬼來者不善。我自己也要特別小心不可粗心大意。

婦人邪魔纏身拍桌嗆聲要道師單挑

新北市新莊區有位黃先生。於民國100年十月十二日下午五點。來電請示老師。電話中說起其太太被陰鬼卡身。已有七年之久。到處求醫不癒。找過道家法師祭改無解。問過無數的宮壇神廟。只要有親朋好友介紹。哪家宮壇神明很靈。就前去求神望能問出一絲希望。據黃先生電話中表示七年來跑遍全省。求過兩百家以上的神壇。話講到此將電話接給黃太太。轉由黃太太直接跟老師說原委。該婦人接通電話第一句不是說話。依老師聽到的是好像是。吹狗螺的聲。起聲是先打嗝。再由打嗝的聲音拉長聲喔~~喔。打嗝聲拉長約有二~三秒之久。聽起來很恐怖。而且連續不斷的打嗝。據該婦人表示。幾乎整天都是這樣嗝個不停。電話中講話斷斷續續。老師聽沒幾句。即請黃先生接聽。回說你太太講話老師沒能聽清楚。最好是你將黃太太帶來道館。老師當面看比較好。也較能了解狀況。黃先生與老師相約下午七點到道館。

犯者準時七點來到道館。一進門坐在老師的對面。雙眼往上吊白眼露出。雙眼變圓形帶兇眼。嘴又打嗝不停。喔~~~~喔拉長聲。又每隔約二~~三分鐘嗝一次。讓人聽起來很恐怖的感覺。依老師看起來對我很不滿的樣子。雙眼直瞪著我。此時老師與黃先生交談。問說。你太太的那種打嗝聲。雙眼吊高目不轉睛的那種形樣。七年來都是這樣嗎?據黃先生回說。就是這樣。找任何一家神壇也都同樣。會拍桌叫罵。都說天不怕地不怕。叫玉皇上帝來也一樣不怕。聽完黃先生的敘述後。老師回黃先生說。這已不是一般靈界鬼魂。這種耍狠的階層依我經驗。應是邪魔才會那麼兇。等喝完咖啡後。我再請邪靈出來問話。

約十分鐘時。我即請那婦人進到內面坐。所有準備就序後即開口問話。老師問:請問你是何方的靈聖。你是陰邪。邪魔。能告訴我嗎?邪魔回:我是魔界最兇的魔。手即伸出來往桌上拍一下。聲音實在夠大夠响。又很凶悍的問老師說。我是你在管的嗎?老師問:你兇什麼兇。我隨即站起來說。你膽敢再拍一次給我看看。雙方僵持約三分鐘不講話。在這三分鐘我自己內心在想。被拍桌這一下說沒被嚇到是騙人的。老師開口說:好。我再問你一次。祢是陰鬼邪魔?邪魔回:你憑什麼要我告訴你。有法術或本事你施展出來啊。乩童持劍殺我。我都不怕我哪會怕你。魔界我最兇惡的了。老師問:有本事你邪魔再講一次給我聽聽看。你看我會不會動手修理你。修理到你元氣大傷為止。邪魔回:來啊~~來啊。我在等你修理我啊。你出手啊。我去神壇桌子照拍。照樣嗆聲單挑。有本事有法術來啊。老師問:再問你一次。要不要以協商方式和談。避免雙方傷到元氣。你邪魔來本道館是輪不到你用鬧的來解決。若敢再嗆聲挑戰。我的忍耐是有限的。邪魔回:我講過我是天不怕。地不怕。人更不怕。她找過法師。找過神明。我都不怕哪會怕你。
老師問:此時實在忍無可忍。隨即請助手林志樺化燒一張。斬鬼攝邪魔符。我隨即站起來。腳踏罡步。手掌雙五雷指對那邪魔連轟三下。同時口含符水連噴三下。當時我看犯者身体噸一下。依經驗這是邪魔已被傷到。停了約三分鐘。再開口問那邪魔還敢挑戰嗎?
邪魔回:很不甘願的回說。我要跟你鬥到沒靈氣為止。現在還可以再鬥。來啊~~來啊。我在等你出手打我啊老師問:你邪魔從頭到尾一直沒善意過。此時我再請助手林志樺點燃三支香。再次的向邪魔勅轟殺鬼魔符。約過二分鐘後見犯者頭已低下。又問那邪魔還敢挑戰嗎?
邪魔回:沒有回應。約過五分鐘後仍沒有回應。
老師問:你邪魔要不要用協商方式妥協。你開個條件出來聽聽看。先講明。條件過高不接受。若敢無理要求。抑或吃名詐姓來騙取財物。本道師決不寬諒。邪魔回:不動聲色的又拍桌大罵。條件都被說死了。我還開什麼條件。你這不等於在騙我嗎?我不開條件。要鬧到你無法收場。老師問:好。要鬧到我無法收場以前。我先請你邪魔抽根菸。喝杯咖啡。我先講明。我先禮後兵。等一下我會違反戒律。傷到你邪魔元氣大傷為止。邪魔回:好啊。菸拿來。咖啡端來啊。老師問:你先將那根香菸抽完。咖啡也喝完再到外面坐。因這裡相隔一張桌子。我不好出手。
邪魔回:菸抽完。咖啡也喝完。即自動走到外面坐下。雙眼吊高且一直瞪著老師不合眼。又目不轉睛的問。你不是要修理我嗎?又拍桌說。不怕你修理啦。前幾年下來。在神壇。法師面前。我從來沒怕過。我也從沒被修理過。我要看你今天有多大的本事。
老師問:不動聲色的請助手林志樺再化燒一張轟殺邪魔符。再次腳踏罡步。手掌雙五雷連續轟出六次。約轟完二分鐘後。那邪魔的打嗝聲已變約小聲了一半。老師看那被沖犯者婦人無能坐正。整個人坐斜全身靠在椅子扶手上方。我就問邪魔說。有本事你就坐好坐正一點。
邪魔回:此時全身動彈不得。全身軟趴趴的頭趴在椅子扶手上。只有聽到打嗝的聲音。喔~~喔。但聲音聽起來很小聲。看是已沒有元氣了。什麼話都停了下來。完全沒有回應。約有十分鐘左右。
老師問:此時再補一下五雷指。請助手站在犯者背後。右手掌五雷指按在犯者的額頭。我本身站在犯者前方。右手掌五雷按在犯者胸部的八卦處。時間約十分鐘等放手後。見之邪魔已完全沒有反抗能力。而且講話也已沒有力氣回話。此時我向黃先生說給坐個半小時。再帶你太太回去。話講到這裡那邪魔忽然醒過來。
邪魔回:你剛才請我抽菸。及請我喝的咖啡有毒。我才暈昏過去的。我現在醒來了。我養精蓄銳元氣已恢復了。雙眼又瞪大了。
老師問:你邪魔在胡說八道。若是香菸及咖啡有毒。婦人早已送醫了。哪輪到你還會醒來。不是香菸咖啡有毒。你邪魔今天喝四杯符水。你既然自稱你是魔。難道不知道喝符水如喝毒嗎?想不想再喝一杯符水。
邪魔回:再給我喝。我就要吐掉你拿我沒辦法。我不想喝。也不想再抽菸。你要怎麼樣。
老師問:若你邪魔不想我再轟你。不想我再傷你。你就乖乖安靜坐好。我重點不是要傷你。是要與你協商。雙方妥協各讓一步。你好犯者也好。你開個條件。要怎麼做你邪魔才肯接受。你才肯放手不再續纏卡身在婦人身上。限你三分鐘以內回答我的問話。
邪魔回:她婦人三年前已死過一次了。她家人也都準備辦喪事了。後來等到第二天她婦人又醒過來。那次我是不想給她那麼早死。我想要再折磨她幾年。等她死後我再帶她來我身邊修行。做我第三任的妻子。
老師問:婦人三年前已死過一次。黃先生已在電話中跟我講過了。那次的死是你邪魔在整她是嗎?你這麼做豈不是很殘忍嗎?好啦。我看你講話也己沒什麼元氣了。我不想再傷你。我們雙方各退一步。用妥協的方式和解。你願不願意。
邪魔回:願意是願意。我身份這麼高。你們也不能太隨便太馬唬啊。
老師問:身份高你的大頭鬼啦。你現在還有身份可言。辦一場小法事來祭拜你。算是對你很客氣了。很尊重你了。你還想要求什麼?若敢再過高的要求。你會什麼都沒。只有送你雙五雷。及雙劍追殺指。抑或發香箭追殺你。三種通通來讓你沒有選擇的餘地。
邪魔回:你這麼兇。不跟你講。
老師問:好啦。今天所有過程到此結束。只要婦人家屬同意要處理。決不虧待你邪魔。有處理會再次請你出來。我希望在未處理前你邪魔不要再惡整婦人。

回憶邪魔兇悍二小時陰鬼邪魔妖精。兇悍搗蛋。嗆聲挑鬥。程度各有不同。靈界在陰間欺負弱勢鬼魂習慣了。來到陽間相對的死性難改。作者長期以來。歷經無數的鬼靈。最常見聽到的一句話。靈界附在犯者身上。只要一見面抑或一坐下。第一句話據老師最常聽到的是。我不怕你。有本事做你來。第二句話是。挑戰較高的。有法術做你施展出來。若是本身沒經驗。抑或經驗不足。遇到類似語詞。必是自己先驚嚇三分。一般靈界都會先聲奪人。讓主事者自己嚇自己。一般靈界出來哭的很慘。幾乎是含冤而死。無處可申的冤鬼。法師都很明道理。會很寬心的善待。遇到嗆聲不理性的靈界。起先均會以軟性的言語相勸。但用勸的方法是很難得到兇狠的靈魔接受。悍靈常是會得寸進尺。用舉動抑或語言不斷的向法師挑鬥。例。本案的邪魔約每隔二~~三分鐘。均會打嗝順勢拉長聲。喔~~喔。又雙眼吊高白睛露出。雙眼成圓形。看起來很兇悍又恐怖。且語詞強悍加上會拍桌叫罵。讓旁人不得不驚恐萬分。閃躲一邊。以本人身經百練遇到的類似邪魔。邪魔的層級能叫人不怕嗎?說不怕是騙人的。怕的重點是邪魔要出手打人。很難去注意它什麼時候出手。另外是邪魔出手的力道夠大。人看人怕。但對付邪魔的方法不能先出手。應先讓犯者喝下斬邪魔符水。三~五分鐘後邪魔的靈力傷到元氣。即自然力氣與兇悍的狠勁會消失減半。此時再出手才能戰勝邪魔。例本案那邪魔本來打嗝是喔~~喔拉長聲。到兩個鐘頭後。聲音變成嗯~~嗯。而且音轉成有氣無力。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。完全消聲。這可見邪魔已被法術控制住了。短時間內不敢再有動作。此時不能當作邪魔已完全倔服。若犯者家人沒有進一步的託請法師。再進一步處理。等它過幾天。邪魔養精補足恢復元氣後。會更加兇悍。一般常人很難靠近身邊的。

惡鬼吸陽人精氣公然向道師挑戰

家住台中有位林姓年青人。年齡二十X歲。人長得很俊俏。身材一等一。面宮容貌極俊。依老師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經驗。林姓年青人必有相當女人緣。但很可惜的是被惡鬼纏身。其父親於100年9月23日。自高雄來電與老師相約。9月26日星期一去台中帶兒子北上。請教老師查看我兒子卡陰的事。當天下午的一點多到時。在樓下視看房子外表。沒有五宮堂的招牌。又躲在二樓。父子內心有些微的存疑。我們會不會找錯人。林姓年青人在台中書局看到一本靈界導遊。其父在高雄書局買到一本靈界導遊。父子交叉互結是一樣的。同一位老師的寫作後。再先電話上來說林老師我們到了。現在在樓下。我聽完電話續按門請上來。其父子上來坐下後。在細述這些過程。我邊泡咖啡請客。邊傾聽其父子的轉述。
父子兩在北上路途中。那惡鬼已附身在林姓青年。出靈與其父談聊。老師聽完所有的細述後。表示一般鬼魂會操控犯者的鬼。以及會附身在犯者身上講話的鬼。都很凶惡。要調鬼魂出來問話。我須要一位助手。先撥一通電話給助手。在等助手的約十五分鐘時。老師向林姓青年表示。依我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經驗。提醒林姓犯者。依你的年齡二十○歲。沒有理由面宮的淚堂。反赤紅似瘀血色。這是你在荒郊野外亂撒尿卡到的。你的五臟六腑。其中的腎臟及膀胱已出問題。林姓犯者回應喔這個有。現在膀胱已有問題了。
此時我的助手林志樺也到了。我即時向在場的三人交代。等一下吊鬼魂出來時要特別注意。這個鬼魂應該是來者不善。依我的經驗判斷是一隻凶鬼。若出來誰被鬼傷到都是無可討回公道的。算是多衰的。先請助手折二疊壽金。各七張。再化一張殺鬼符。化陰陽水。交代助手林志樺。鬼魂出來若是太凶會傷人。無法控制場面時。將那杯殺鬼符水潑灑在林姓犯者頭上。惡鬼即會停止舉動。不敢再傷人。此時林父接續說要注意。在中部問神。神明指林姓犯者有乩骨。要將他訓成乩童。要林姓犯者晚上去宮壇睡覺三十天。去睡沒幾天那個桌頭被那惡鬼打到很慘。話講完。老師向林父表示。這個我們會注意的。而且我們也經過好幾個的經歷。鬼打人是不說理由的。好。話講到這裡。老師隨即準備吊鬼魂的工作。取來一只貢末沉粉爐。先化燒一張吊鬼魂符。再化燒一張五鬼陰兵符。續舀二匙貢粉點燃後。隨即貢爐邊放兩台錄音機。一台播放請神咒語。一台播放請吊鬼魂咒語。
老師馬上右手持三支清香。左手劍指挾七張金紙。即開始催符唸咒完。腳踏七星步前進。向天庭玉皇大帝。三官大帝。稟報要吊請陰間鬼魂顯真靈。來某某地方附身在犯者林姓青年。借體講話以及跟老師對話。過程的動作完後。老師隨即坐在桌子前本位。等候鬼魂來附身。等約十分鐘完全沒動作。老師即開口問林姓犯者。鬼魂有沒有來。林姓犯者兩個眼睛張大瞪著我。
且回問老師。你在吊什麼?我隨時都附在林○○的身上。你找我來要做什麼。沒得商量啦。我看你法術有多高強。盡量施展出來。我們來比比看。看我修練過的靈力比較厲害。抑或是你的法力比較高強。
老師向鬼魂回說。好。你既然來了。我來問你。
老師問:你鬼魂哪裡人。你是怎麼死的。你今年幾歲。你死時家人有沒有人幫你招魂收屍。
惡鬼魂回:你憑什麼問我。我不願回答你咧。你無法度我。我只回答你。我是魔界第二凶的惡靈。你憑什麼干涉我。。
老師問:你總是要講個道理嘛。你這樣回話有一點不講道理。等於是橫材挵入灶。是一個野蠻無厘頭的凶鬼。請你回話客氣一點。
惡鬼魂回:我就是無得商量。我就是要橫材挵入灶。阿嘸你是要按怎。有本事你來啊。在中部來一個我打一個。他們有講給你聽了嘛。
老師問。你這種說法是陰鬼向陽人嗆聲。你要比法力這樣子不好嘛。我不想違反戒律傷到你。人鬼不互相傷害。各留一條活路。用協商的方法不是比較好嗎?到現在你還沒跟我講是哪裡人。怎麼死的。有什麼情仇恩怨。
惡鬼魂回:我是大陸來的惡靈。不願跟你說哪裡人。不願就是不願。我就不願說。我就是要吸林○○的精氣。吸到他死再帶他來我身邊。我會將他修練成惡鬼。
老師問。你將他陽氣吸盡。他不是會死在你面前嗎?那你豈不是罪惡嗎?你這樣傷及無辜。他不是變成可憐鬼嗎。
惡鬼魂回:我就是要吸他的陽氣。吸到他死干你什麼關系。你在管什麼事。
此時另外一個外來鬼來借林○○的身體講話。
外來鬼回:我是翁○○。這個是有修練百年以上的惡靈。他很凶講不聽的惡靈。這要將他修理一頓後再跟他談。他是很頭痛的惡霸。修理它下手要重一點。
我一聽到翁○○這個名字。內心一時覺得很熟。就開口問說:你是不是台中那位翁○○。新聞媒體轟動全省。震動社會治安的翁先生。
外來鬼回:是。我沒下地獄。我上天庭。我是來保護林○○的。因那個惡靈會雙手鎖住林○○的脖子。等於是鎖喉。你向玉皇大帝稟報時。我剛好在凡間巡視。聽到就進來了。我沒有出聲。只是在旁邊聽。有看到那個惡靈很凶。
老師問:你沒有借體開口講話。確實不知道你是翁○○。有失敬的地方請你諒解。你既表明身份。我應遵稱你是翁氏仙人。翁真君。翁先生哪一種稱呼比較有禮貌。
翁氏仙人回:我現在已在天庭。我是人人好。隨意叫都可以。我不計較身份。
老師問:你生前在中部是一位社會很有份量的人土。請問你那土豆的傷口好癒了嗎?再問你在天庭是不是很吃得開。時間很自由嗎?你既然來了。我請助手化一些亡魂錢給你好嗎。那你先請坐。請你喝一杯茶。
翁氏仙人回:我在天庭要什麼有什麼。就不必客氣了。傷我的人已經被法律制裁了。也不想再談些什麼事了。那個年青人是被利用的。我現在很好也很自由。我是跟在濟公禪師的身邊。吃喝玩樂都很自由。
老師問。你有沒有回去探視家庭。有沒有回去家鄉去找以前道上的朋友。
翁氏仙人回:我常回去探視家庭。道上的沒有啦。因我現在身份有點特殊。就不方便了。
老師問:你既成天庭仙人。我請助手化些仙錢給你受納。另外拿一張椅子你請坐。一杯茶你請喝。你應也有抽菸。我點一支香菸給林○○抽。翁氏仙人你暫時休息一下。先將林○○的肉體還給那個惡鬼靈。
老師問:請問你這惡鬼有沒有商量的餘地。你會講台語。大陸根據我知道有一省會聽會講台語。你是哪一省。我們先講好。不得吃名詐姓來欺騙陽間。
惡鬼魂回:沒本事就不要問我。你先施展你的法力。我們先鬥看誰的法力強。除非你能打退我。要不然我什麼都不告訴你。
老師問:能不鬥就不鬥。逼到不得已的時候。我還是會出手的。所以不要逼人太甚。法師的法力不是你鬼魂可以試的。
惡鬼魂回:來啊…來啊…來啊。我等你出手施展法力。看有沒有本事傷到我啊。
老師問:此時我實在忍無可忍。自己停頓下來。點一根香菸抽順便吸個氣。內心在想再耍無賴的惡靈都遇過。看情況已到不出手不行了。就請助手林志樺點燃三支香。化燒一張追殺惡鬼符。準備要動手時。翁氏仙人又借體附在林○○的身上。說你的法力比它那惡靈高。你可以下重手修理它。
翁氏仙人回:我實在看不下去了。有這麼講不聽的惡靈。從頭頑抗到尾。這個要處理二三次。要下重手。老師你的背靈是鍾馗。在後面助你。你每做一件好事天庭都有記載的。以後你也會上天庭的。
老師問:隨即拿一幅鍾馗圖。給翁氏仙人看。問是不是這個黑面的。回是就是他。他就是鍾馗。老師續說天庭玉皇大帝。有派司命真君。司管凡間好歹事每一筆都會記載。好。請翁氏仙人你暫旁邊坐。隨即動手。在犯者林○○胸前勅靈。追殺符。另在額頭用劍指勅畫符。兩動作做完。隨即兩腳踏罡步。口含符水。連開三次雙五雷轟鬼指。口含符水噴向那惡鬼。看那惡鬼坐著沒動靜。等約二分鐘後。我開口問那惡鬼還敢挑戰嗎?還敢不商量嗎?

image002.jpg

 

image004.jpg

金剛鐵叉伏魔手指訣
凡遇到邪神惡魔頑抗時。可掐此訣將惡魔叉
傷。叉死。使其不能再抵抗之作用

image006.jpg

 

image008.jpg

銅枷綁鬼大將手指訣
凡遇到凶鬼頑抗時。可掐此訣將凶鬼綁起來。
再捉進甕內之作用

image010.jpg

 

image012.jpg

雷公電毋轟鬼手指訣
凡遇到惡鬼邪神頑抗時。可掐此訣轟殺鬼邪之
作用

 

image014.jpg

 

image016.jpg

猛虎咬凶鬼手指訣
凡遇到凶惡鬼神頑抗時。可掐此訣咬鬼生吞。
凶鬼一旦被咬到必元氣大傷

image018.jpg

image020.jpg

雙五雷轟凶神惡鬼手指訣
凡遇到凶神惡鬼頑抗時。可掐此訣轟殺。凶惡
一旦被轟到必魂飛魄散。神不成神。鬼不成鬼
之作用

請翻下一頁

嬰靈與卡陰祖先有關系嗎?

嬰靈的盛傳至今風氣未減
根據人相研究學上的胎兒尚未有魂有魄。不成靈。盛傳的嬰靈只是有心人。塑造出來的一股風氣。所謂的嬰靈傳說。即是墮胎。流產。胎死腹中。所取出的死胎。又稱嬰靈。無論胎兒已成型抑或未成型。就墮胎掉均不致成鬼靈。墮胎的因素諸多且是人為。流產多為母體過於激烈所引起。女性懷了身孕有很多的禁忌。移動床位。搬動生財器具。房間亂釘東西。都會動到胎氣。很容易造成流產。不流產也會生出畸型兒。墮胎。胎死腹中。流產。畸型兒對婦女小姐們都有一種無可奈何的傷心事。且內心都會有一股陰影。永遠抹滅不掉。常存於心。其實嬰靈只不過是有心人。所塑造出來的一種代名詞。也是有心人賺錢的工具而已。婦女對胎兒的認知不足。有墮胎或流產過。心裡都會有一層壓力與陰影。深覺有罪惡感。再受有心人的愚弄內心更加惶惶。陰間有鬼魂沒有嬰靈的存在。腹中的胎兒。無論成型或未成型。均談不上胎兒有三魂七魄。既魂魄未定豈會有嬰靈呢。
靈是鬼的意思。腹中的胎兒只能說有生命。胎兒未經妊娠期滿自然生產。抑或剖腹生產。均不致有嬰靈或鬼魂。嬰兒出生扶養過程若有不幸夭折。未滿三歲也不致於有鬼靈。因幼孩三歲成魂七歲定魄。人有了三魂七魄。死後才能演變成鬼魂。凡婦女墮過胎流過產。內心都會常存不安。胡思亂想。一旦身體有欠安。都會與胎兒聯想在一起。是不是嬰靈纏身才會身體狀況一直不好。尤以有心人最為惡極。把婦女小姐們墮胎及流產心虛的弱點。謊稱自己會通靈。有神通的陰陽眼。能看到婦女身邊有兒靈跟隨。致使婦女心虛惶恐。若是婦女有憂慮可自我檢視。面前擺一面鏡子自己端觀。雙眼下方的眼胞。謂稱子女宮。又稱淚堂。右眼稱三陽。左眼稱三陰。右管子。左管女。若是淚堂有灰暗。加上肩膀很沉重。精神恍惚。食慾不振。嬰靈的鬼魂纏身才足能成立。否則不是。
請問婦女小姐們。有多少女性墮過胎流過產。且婦產科家家生意興隆。有哪家婦產科沒幫過婦女小姐墮過胎。若胎兒都能成鬼靈。那婦產科醫師豈不是殺嬰的元凶嗎。胎兒有鬼靈成立。哪位醫師能逃過嬰靈的索命。醫師豈不都會變成瘋瘋顛顛嗎。因鬼靈的相纏精神必恍惚異於常人。假若胎兒個個都能成為鬼靈。那鬼靈總會聚集在一起嘛。也應該很熱鬧才對吧。那婦產科豈不成了鬼屋嗎。又嬰兒最會哭鬧。醫師及護士不就要幹起褓母的工作了嗎。尤以女性常有通俗的文明病疾。頭痛。肋骨痠痛。貧血頭暈。一旦吃藥打針沒能根除。內心的陰影就會浮現在眼前。也就是心虛的來臨。牽拖誣賴罪惡的嬰靈。巧遇受有心人的愚弄耍騙。
不去花一筆錢買心安才怪。諸三種病疾男人相對也有。那男人被什麼靈卡身。女人懷有身孕是單獨能受孕嗎。不就是與夫婿或男友相歡才能受孕嗎。若是有嬰靈的存在。那男人豈不是有共同責任的共犯嗎。怎從未聽過男人被嬰靈卡身。胎兒是男女共同的製造者。婦產科醫師是破壞的殺人者。若墮胎流產的胎兒能成鬼靈索命。婦產科的醫師早就沒命了。有嬰靈聚集成鬼屋婦產科早就關門大吉了。所以敬告各位婦女小姐們。陰間有鬼靈沒嬰靈。胎兒與嬰兒。魂魄未定智竅未開。不足三歲的幼嬰夭折。有屍無魂也就沒有鬼靈。幼孩須滿三歲才能演化成鬼魂。也才會糾纏陽間人。幼孩因三歲成魂七歲定魄。人有了三魂七魄死後才能演變成鬼靈。且難成厲鬼。
女性墮胎與流產。內心的陰影與心虛。均躲不過高明的騙術。社會媒體常報導。遭騙財又騙色不斷在演變。運氣不好碰到宮廟主事者。神不騙人是人在騙人。遇到不法邪師。他沒去妳家騙妳。是妳自己去道館被他騙。無論他幫妳驅除嬰靈。安置嬰靈。均各有一套本事說詞。自己的法術有多高強。妳身纏的是惡靈。等妳信以為真時。再編造了一套合理的陷阱。倘若妳精神尚清醒。再回想一下。合理不就是陷阱嗎。當妳跳入陷阱無能自拔時。也就是妳獻身又付錢的時候。自己一不小心的察言觀色。對方就把妳當成一塊肥肉。最惡極的是肉吃骨也啃。主事者的能言善道。花言巧語的讓妳病入膏盲。花一大筆金錢。當妳被騙色一絲不掛。且付錢的剎那。也就是妳被暗笑妳是一個“憨大呆“的時候。再換一個角度來講。當妳求助道家回妳說是嬰靈纏身。若求助佛家回說是三世因果輪迴。兩者妳要相信哪一者。其實兩者均可拋之在外。因未出生的胎兒沒有嬰靈及鬼魂之說。
又小女生十三歲至十四歲癸水才來洗。且淫毛才剛長出。十六歲骨頭才定型。三魂七魄才穩定智竅全開。小男生十四歲至十五歲精髓才來潮。且淫毛才剛長出。十八歲骨頭才定型。三魂七魄才穩定智竅全開。死後才能稱厲鬼。也並非全然人死後都會成為厲鬼。一般人可由旁側聽到。有人養小鬼。小鬼從何而來。當然從婦產科取得。胎兒已成型夭折。流產死亡的嬰兒。經有心人士為達賺錢之目的。將死胎裝在玻璃罐內。再使用化學藥品。將嬰兒醃成似木乃伊不易腐化。經過一段時間再取出。以專業法術祭拜。催符唸咒。等嬰兒催化入靈才成為小鬼。豈是嬰兒就是鬼靈。由此可見。無論墮胎或出生夭折。均沒有嬰靈這一回事。不經過法術這一道程序。豈有嬰靈之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