惡鬼吸陽人精氣公然向道師挑戰

家住台中有位蕭姓年青人。年齡二十X歲。人長得很俊俏。身材一等一。面宮容貌極俊。依老師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經驗。蕭姓年青人必有相當女人緣。但很可惜的是被惡鬼纏身。其父親於100年9月23日。自高雄來電與老師相約。9月26日星期一去台中帶兒子北上。請教老師查看我兒子卡陰的事。當天下午的一點多到時。在樓下視看房子外表。沒有五宮堂的招牌。又躲在二樓。父子內心有些微的存疑。我們會不會找錯人。蕭姓年青人在台中書局看到一本靈界導遊。其父在高雄書局買到一本靈界導遊。父子交叉互結是一樣的。同一位老師的寫作後。再先電話上來說林老師我們到了。現在在樓下。我聽完電話續按門請上來。其父子上來坐下後。在細述這些過程。我邊泡咖啡請客。邊傾聽其父子的轉述。
父子兩在北上路途中。那惡鬼已附身在蕭姓青年。出靈與其父談聊。老師聽完所有的細述後。表示一般鬼魂會操控犯者的鬼。以及會附身在犯者身上講話的鬼。都很凶惡。要調鬼魂出來問話。我須要一位助手。先撥一通電話給助手。在等助手的約十五分鐘時。老師向蕭姓青年表示。依我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經驗。提醒蕭姓犯者。依你的年齡二十○歲。沒有理由面宮的淚堂。反赤紅似瘀血色。這是你在荒郊野外亂撒尿卡到的。你的五臟六腑。其中的腎臟及膀胱已出問題。蕭姓犯者回應喔這個有。現在膀胱已有問題了。
此時我的助手林志樺也到了。我即時向在場的三人交代。等一下吊鬼魂出來時要特別注意。這個鬼魂應該是來者不善。依我的經驗判斷是一隻凶鬼。若出來誰被鬼傷到都是無可討回公道的。算是多衰的。先請助手折二疊壽金。各七張。再化一張殺鬼符。化陰陽水。交代助手林志樺。鬼魂出來若是太凶會傷人。無法控制場面時。將那杯殺鬼符水潑灑在蕭姓犯者頭上。惡鬼即會停止舉動。不敢再傷人。此時林父接續說要注意。在中部問神。神明指蕭姓犯者有乩骨。要將他訓成乩童。要蕭姓犯者晚上去宮壇睡覺三十天。去睡沒幾天那個桌頭被那惡鬼打到很慘。話講完。老師向林父表示。這個我們會注意的。而且我們也經過好幾個的經歷。鬼打人是不說理由的。好。話講到這裡。老師隨即準備吊鬼魂的工作。取來一只貢末沉粉爐。先化燒一張吊鬼魂符。再化燒一張五鬼陰兵符。續舀二匙貢粉點燃後。隨即貢爐邊放兩台錄音機。一台播放請神咒語。一台播放請吊鬼魂咒語。
老師馬上右手持三支清香。左手劍指挾七張金紙。即開始催符唸咒完。腳踏七星步前進。向天庭玉皇大帝。三官大帝。稟報要吊請陰間鬼魂顯真靈。來某某地方附身在犯者蕭姓青年。借體講話以及跟老師對話。過程的動作完後。老師隨即坐在桌子前本位。等候鬼魂來附身。等約十分鐘完全沒動作。老師即開口問蕭姓犯者。鬼魂有沒有來。蕭姓犯者兩個眼睛張大瞪著我。
且回問老師。你在吊什麼?我隨時都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你找我來要做什麼。沒得商量啦。我看你法術有多高強。盡量施展出來。我們來比比看。看我修練過的靈力比較厲害。抑或是你的法力比較高強。
老師向鬼魂回說。好。你既然來了。我來問你。
老師問:你鬼魂哪裡人。你是怎麼死的。你今年幾歲。你死時家人有沒有人幫你招魂收屍。
惡鬼魂回:你憑什麼問我。我不願回答你咧。你無法度我。我只回答你。我是魔界第二凶的惡靈。你憑什麼干涉我。
老師問:你總是要講個道理嘛。你這樣回話有一點不講道理。等於是橫材挵入灶。是一個野蠻無厘頭的凶鬼。請你回話客氣一點。
惡鬼魂回:我就是無得商量。我就是要橫材挵入灶。阿嘸你是要按怎。有本事你來啊。在中部來一個我打一個。他們有講給你聽了嘛。
老師問。你這種說法是陰鬼向陽人嗆聲。你要比法力這樣子不好嘛。我不想違反戒律傷到你。人鬼不互相傷害。各留一條活路。用協商的方法不是比較好嗎?到現在你還沒跟我講是哪裡人。怎麼死的。有什麼情仇恩怨。
惡鬼魂回:我是大陸來的惡靈。不願跟你說哪裡人。不願就是不願。我就不願說。我就是要吸蕭○○的精氣。吸到他死再帶他來我身邊。我會將他修練成惡鬼。
老師問。你將他陽氣吸盡。他不是會死在你面前嗎?那你豈不是罪惡嗎?你這樣傷及無辜。他不是變成可憐鬼嗎。
惡鬼魂回:我就是要吸他的陽氣。吸到他死干你什麼關系。你在管什麼事。
此時另外一個外來鬼來借蕭○○的身體講話。
外來鬼回:我是翁○○。這個是有修練百年以上的惡靈。他很凶講不聽的惡靈。這要將他修理一頓後再跟他談。他是很頭痛的惡霸。修理它下手要重一點。
我一聽到翁○○這個名字。內心一時覺得很熟。就開口問說:你是不是台中那位翁○○。新聞媒體轟動全省。震動社會治安的翁先生。
外來鬼回:是。我沒下地獄。我上天庭。我是來保護蕭○○的。因那個惡靈會雙手鎖住蕭○○的脖子。等於是鎖喉。你向玉皇大帝稟報時。我剛好在凡間巡視。聽到就進來了。我沒有出聲。只是在旁邊聽。有看到那個惡靈很凶。
老師問:你沒有借體開口講話。確實不知道你是翁○○。有失敬的地方請你諒解。你既表明身份。我應遵稱你是翁氏仙人。翁真君。翁先生哪一種稱呼比較有禮貌。
翁氏仙人回:我現在已在天庭。我是人人好。隨意叫都可以。我不計較身份。
老師問:你生前在中部是一位社會很有份量的人土。請問你那土豆的傷口好癒了嗎?再問你在天庭是不是很吃得開。時間很自由嗎?你既然來了。我請助手化一些亡魂錢給你好嗎。那你先請坐。請你喝一杯茶。
翁氏仙人回:我在天庭要什麼有什麼。就不必客氣了。傷我的人已經被法律制裁了。也不想再談些什麼事了。那個年青人是被利用的。我現在很好也很自由。我是跟在濟公禪師的身邊。吃喝玩樂都很自由。
老師問。你有沒有回去探視家庭。有沒有回去家鄉去找以前道上的朋友。
翁氏仙人回:我常回去探視家庭。道上的沒有啦。因我現在身份有點特殊。就不方便了。
老師問:你既成天庭仙人。我請助手化些仙錢給你受納。另外拿一張椅子你請坐。一杯茶你請喝。你應也有抽菸。我點一支香菸給蕭○○抽。翁氏仙人你暫時休息一下。先將蕭○○的肉體還給那個惡鬼靈。
老師問:請問你這惡鬼有沒有商量的餘地。你會講台語。大陸根據我知道有一省會聽會講台語。你是哪一省。我們先講好。不得吃名詐姓來欺騙陽間。
惡鬼魂回:沒本事就不要問我。你先施展你的法力。我們先鬥看誰的法力強。除非你能打退我。要不然我什麼都不告訴你。
老師問:能不鬥就不鬥。逼到不得已的時候。我還是會出手的。所以不要逼人太甚。法師的法力不是你鬼魂可以試的。
惡鬼魂回:來啊…來啊…來啊。我等你出手施展法力。看有沒有本事傷到我啊。
老師問:此時我實在忍無可忍。自己停頓下來。點一根香菸抽順便吸個氣。內心在想再耍無賴的惡靈都遇過。看情況已到不出手不行了。就請助手林志樺點燃三支香。化燒一張追殺惡鬼符。準備要動手時。翁氏仙人又借體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說你的法力比它那惡靈高。你可以下重手修理它。
翁氏仙人回:我實在看不下去了。有這麼講不聽的惡靈。從頭頑抗到尾。這個要處理二三次。要下重手。老師你的背靈是鍾馗。在後面助你。你每做一件好事天庭都有記載的。以後你也會上天庭的。
老師問:隨即拿一幅鍾馗圖。給翁氏仙人看。問是不是這個黑面的。回是就是他。他就是鍾馗。老師續說天庭玉皇大帝。有派司命真君。司管凡間好歹事每一筆都會記載。好。請翁氏仙人你暫旁邊坐。隨即動手。在犯者蕭○○胸前勅靈。追殺符。另在額頭用劍指勅畫符。兩動作做完。隨即兩腳踏罡步。口含符水。連開三次雙五雷轟鬼指。口含符水噴向那惡鬼。看那惡鬼坐著沒動靜。等約二分鐘後。我開口問那惡鬼還敢挑戰嗎?還敢不商量嗎?
惡鬼魂回:我沒有受傷。只有頭暈暈的。就不講話了。約過了三分鐘後惡鬼頭抬起來。兩個眼睛瞪著且目不轉睛。
老師問:據翁氏仙人說。你抱著肚子在打滾。還說你沒有受傷。若沒受傷你頭怎麼會暈暈的。我還是求你惡鬼用協商的方法。你放蕭○○一條活路。你也有一條生路。這不是很好嗎?雙方用和解的方法不是兩全其美嗎?
惡鬼魂回:我不協商你要怎麼樣。我就是要吸蕭○○的精氣。你憑什麼管我。我要吸他的精氣。吸到他死。吸不死也要帶他去自殺。
老師問:你帶了幾個鬼靈騷擾蕭○○。有男有女在蕭○○的耳朵講話騷擾不停。你今天要從實招來。若不講實話今天不放過你的。此時翁氏仙人再借體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
翁氏仙人回:開口說這個惡靈是嘴硬。老師你要逼緊一點。下手要重一點。這個我看要處理三次他才會軟化。因這個惡靈有修練百年以上。而且後面有邪師在操控。老師你遇到的鬼靈可能他最凶。但是他現在被你轟到抱著肚子在打滾。元氣已大傷。他不服輸。現在又在施展法力。在等恢復元氣。準備要報復。
老師問:你要不要協商。我原本不想傷害到你。但你講不聽。我也是很不得已的。你可冷靜下來。雙方好好談嗎?我願留一條活路給你。
惡鬼魂回:嗆說。已經講過了。不協商就是不協商。要我講幾次你才聽懂。若是不拼不鬥哪知道誰會贏。
老師問:不協商是嗎?隨即請助手林志樺將桌上的貢末爐拿開。馬上站起來腳踏罡步。雙手掌雙劍追斬指。在惡鬼面前勅畫追斬符。畫好坐下來時。翁氏仙人又出來講話了。老師你這招就厲害了。傷到它已在地上打滾。
翁氏仙人回:這次傷的比較重。他已經沒力氣了。他現在抱著肚子不言不語。
老師問:我再問那惡鬼。要不要再鬥。我願意給你機會。若你肯放手。不要再糾纏蕭○○。我就不會修理你。
此時蕭○○的爸爸切入。做和事佬。勸那惡鬼說好了。有玩就好。
惡鬼魂回:我以為你在嚇我。你真的有三兩步七的法術。你不是說一次要把我解決掉嗎?怎麼我還能講話。我還活著好好的。
老師問:今天尚未處理法事。等蕭○○家人同意。才會解決問題。今天暫時到這。你要好好思考。是你靈力強還是我法力高。
惡鬼魂回:有力無氣的說。還是要拼看看。
老師問:你今天沒有傷痕累累。我才不相信。你還說要拼看嘜。講實在話。我確實不想傷害你。你今天喝下三杯符水。那是毒藥不是飲料。你這三天內肚子一定是很難受。不像你說的只有頭暈暈。你還會拉肚子下瀉。今天到此結束。
回憶惡鬼靈嗆聲翁仙人暗助在這三小時的過程中。最讓人驚奇的是翁氏仙人的出現。言語舉動相當的客氣。我本以為來了不速之客是一位影武者。經查問求証中部確有這位生前人士。本以為是來鬧場的。但再回想。翁氏仙人一出現隨即表明。我是翁○○。我上天庭沒下地獄。我隨即開口問說。翁先生你怎麼能出現來這裡。翁回說你有向天庭稟報要吊鬼魂。我在天庭是跟在濟公禪師的身邊。時間很閒。有空就到凡間巡視鬼魂擾亂陽人的事情。你既是翁仙人那你請坐。我請你抽根菸。請喝一杯茶。今天你能來我很感謝。暫休息一下。我來問這蠻橫霸道的惡鬼。話講完。惡鬼即回說。我就是蠻橫霸道不講理的鬼。你要對我怎麼樣。我回憶起來真是有驚無恐。內心也是很怕被惡鬼靈傷到的。
其實我遇過幾百個案例中。也曾經遇到凶鬼。嗆聲要單挑。動手格鬥。人鬼各施展法力互鬥。種種都曾遇過了。遇到凶鬼說不怕是騙人的。因凶鬼要動手打人是不預告的。我們是防不勝防。若是有被凶鬼傷到自己是知道。凶鬼被法力傷到。它是無形的我們看不到。唯一能看出來是。低聲下沉回話軟弱。這就知道凶鬼已元氣大傷。若不是翁氏仙人能看到陰界。也不知道那凶鬼傷到什麼程度。
例第一次掌雙五雷連續轟三下。有沒有傷到看不見。經翁氏仙人的轉述。這個惡靈現在抱著肚子在打滾。第二次掌雙劍追殺指對凶鬼勅殺。同樣是看不到傷到什麼程度。又據翁氏仙人轉述。這次傷的比較重。它現在閃在旁邊等恢復元氣。可是它還不肯認輸。這個惡靈是陰界第二凶惡。任誰也勸不聽的。你要注意一點。一般通常遇到凶鬼。它身邊都會帶小鬼。會以連環鬥的方式來跟法師鬥。原本翁氏仙人的出現。我以為是來鬥或鬧場的。可是印證起來全然不是。
由哪裡証明不是呢。我向犯者蕭○○的父親。提起若是要處理法事時。應準備一副牲禮敬拜翁氏仙人。從頭到尾我講三次。翁氏每一次均是回說。我不用。你請,我抽菸喝茶就行了。而且過程講話都是很客氣。不像那些凶神惡煞。需索無度。由此可證明翁氏仙人非凶神惡煞。再證明一點就是問翁氏仙人你怎麼跟犯者蕭○○有相識。翁氏仙人回我是不相識。是我以前那小漢跟他有認識。我是來保護他的。而且翁氏仙人不時的跟林爸爸交談。翁氏仙人還對我交代說。你所開的條件它都不接受。它要的東西它可以自己變化。要什麼有什麼。它的目的就是要吸取蕭○○的精氣。擴展它自已的靈力。所以從頭到尾它都不妥協。聲聲句句都說要吸他的陽氣。吸到他死為止。經翁氏仙人的指點我已經明白了。怪不得我罵它。你這種行為舉止是可惡至極。那惡鬼回話也是很強硬。我就是可惡至極。我就是霸道。什麼話都能頂回來。其實我也知道這個凶鬼來者不善。我自己也要特別小心不可粗心大意。

0 回復

發表評論

想參加討論嗎?
自由投稿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