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者提供陽人被鬼魂纏身案例

傳真來自新加坡。內容隻字未增減。只將簡體字更改為繁體字。傳真內容語句寫的並沒有很順。看起來有點吃力。依著作權法須保護當事人姓名及地址。
二○一○年十一月九日。林吉成師父台鑑。事主XXX一九六六年坤命丙午年。二月初六己時瑞生。四年前同座組屋一位男子跳樓自殺。樓下留下一灘血跡。一星期後XXX在當處跌倒過後沒有任何不妥。二○一○年陽歷九月尾。鄰居一班(阿非)。經常半夜不眠。而且打架出血。血跡在XXX家居門口留下血跡。她開始一直投訴說。這班鄰居(都是男人)印度族。要調戲她。要強暴她。在房窗門口偷看她睡覺。她說到處都有人說她是非。有人要對付她。開始不敢出門。不睡覺。不想吃。而且一直有聽到多人談話聲音。有對她不利及殺害她。她的臉及手腳皮膚有粒狀粗皮出現。經過乩童幫她治療後有些穩定。二○一○年陽歷。二○一○年十月三十一日。下午五點。忽然不知道是睡覺。還是暈倒都叫不醒。直到七時過後。一位兄長幫她。用泰國符牌(泰國邪師稱亞羅曼)即是猴的意思。即時她開始全身抽搐的現象。至到晚上平靜後。大約十點忽然拿了包袱說要到兄長高樓住家去住。但不讓她去。又轉向姊姊家去。當時在辦千秋聖誕尾聲。當時她的臉色變的紅潤幼滑。當我用神明開的布符。偷放在她的背後。當正要放時。她是否很有感應知道有這一招。即要衝跑去大馬路。隔天後有發作怪現象。不睬眾人不說話。但自己會沖涼會保持身上的(衛生)口中唸唸有詞。有時清醒有時發作。一直都有想要跳樓的念頭。都有被發現被家人控制到。註:二○一○年十月三十一日當時七時左右。兄長的一位結拜弟弟向她罵了幾句說。什麼都是你害的。因為仁兄是兄長同性戀的。原本他們約好要共餐的。事發連續了兩三天。我有看見她臉上若隱若現。一下類似猴的臉形。當發作時眼睛斜視。具有一種仇恨的樣子。口中上下唇合襱如猴的嘴巴。下巴及鼻下半部臉呈血紅色。兩手用三山指合襱。醫生有給她服神經質的藥。二○一○年十月三日約十一點左右忽然間開口說了很多話。說有一男人名字叫(威利)的。說是他的愛人說要找他。而且這個男人搞上她的妹妹過後。自己跳海自殺。我們問她你叫什麼名字。但沒有說出。在鍾XX早上跳樓的當兒。是有家人捉著她的。而且窗口都關著。但她力大無窮。給她掙脫了手跳了下樓。在跳樓前晚她自己本身說過。曾經夢過天堂及地獄。而且還說。自己是害人精。為害人間罪惡深重。(即是當時那位仁兄所說的話)。做姐的我安慰她無效。反而說不要再說了。講多都是沒用。跳樓當天早上九點多。首先向她的姪女凝視觸摸她。有點依依不拾的樣子。姪女被嚇到過後一直發燒。跳下樓時幸好中草地。當時暈迷二十分鐘。在未到地時曾大聲喊。阿爸(已故)救我。然後中地面。暈迷約二十分鐘。忽然清醒說了一個名字。叫林欣宜。說了三次。在救傷車內在掙扎要跳開還說。我XX現在殘廢了。你不是好了高興了囉。XX本身性格內向。除了姪女母親外少出外。無工作不打扮不參人也固執。現在醫院(曾發作過)醫生檢查後。說她的骨盆裂及移位。筋骨斷了一根。頸椎有傷到(有危險性)醫生護士問她不答也不出聲。之前每當發作時。對我們家人有反抗仇視。謝謝。二姐字敬上。註:這是當事人大姐的傳真內容。請續看後面的演變及收尾。
鬼魂索命陽間地府來回走一遭
請託人X女士。於國歷年月日。傳真後隨即來電說。我是新加坡電話。拜託林老師跑一趙。懇請越快越好。關於老師的酬金好談。當事人的電話請託內容諸多。不再細述。在我聽完電話看完傳真後。確實請託人有點急。馬上回電新加坡給X女士。答應以最快的速度準備。就緒馬上起程。就於年月日早上。由台北三重前往機場。搭坐長榮航空。七點四十分班機。約十二點十分到達新加坡機場。出關機場已下午一點多。X女士前來機場接我上車。上車沒幾分鐘。一行人就邊聊。我就開口問起X女士。妳怎麼找上我的。喔老師你所出版的書籍。在新加坡萬里書局。五術書專門店都有在賣。請問老師你書上寫的。跟你的法力有沒有同等功力。我回說。書是跟據經驗寫出來的。應該是相同。那老師再請問你。我妹妹的鬼魂卡身。在事前有請來印度法師。前來處理過一次。一次壹仟元。說要處理五次才能恢復正常。請問老師你要幾次。我回說。卡到鬼魂的事依經驗應該是一次就要解決掉嘛。老師有沒有騙我們。老師回說路途這麼遠。你能請我來幾次。好啦。現在我們尚在路途中。還沒到醫院。也尚未見到犯者。等看了後再告訴妳。X女士。再問說我妹妹XXX被鬼纏身有一段時日了。在這段期間有陸續在幫她處理。怎麼處理不好。我就回說可能方法不對嘛。鬼魂的須要與冤情。要先搞清楚。你們要處理前。應將鬼魂請出來對話啊。才知道什麼原因。鬼魂要纏著不放。可以將鬼魂請出來對話。會不會覺得太誇張。老師回說有經驗請得出。沒經驗鬼魂不理你。真的可以將鬼魂請出來對話。那就太玄了。老師回說。真的被鬼魂卡到都沒問題。但話要講明。卡陰太輕是吊不到的。講講就到了醫院。新加坡地區不大。但醫院的規模看起來很大。在進入醫院時病房是有門禁的。我在想醫師應該。將XXX定為精神病患。才會有門禁。家屬經按門鈴。進門經過一番溝通後。才讓我們一行人進去。依規定非親屬是不能探看病患的。一進到病房的第一時間。是看到XXX雙眼白睛往上吊。嘴唇含在口內。牙齒咬的緊緊。有如在傳真中所寫的。形似猴子。其實看起來比較像猩猩的嘴。我就問病患家屬住院幾天了。家屬回說約九天了。那在這九天期間。能將過程細述一遍給我聽聽看嗎?X女士即說。這段期間我們家屬任何人。都無法靠近她。會打人。拿東西要給她。都會把東西甩掉。會大吼大叫的。護士幫她餵藥也都被甩掉。我們實在很急。之前有請一位印度邪師。前來幫她做法驅除鬼魂。不如預期。得到是反效果。病情更為惡化。在這九天當中。不吃藥。不飲食。靠打點滴。所以才請老師從台灣過來。一切過程聽完家屬細述後。本想吊那鬼魂出來對話。經與院方溝通。但院方不準。點香。燒金紙。燒符令。在很不得已的情況之下。只有請醫師。護士。家屬。站在旁邊。給我一個距離空間。即腳踏罡步。左手掌五雷。右手掌持劍指。就喊一聲鬼魂聽令。自我進到病房到現在。犯者XXX的眼睛及嘴唇。一直都沒有放鬆過。你鬼魂願不願意自動離開XXX的肉體。給你一分鐘的時間。鬼魂沒有任何反應。我即開始要動手。也就事先告訴家屬及護士。我會保持距離約三十公分~四十公分的距離。不去碰到犯者XXX的肉體。護士相當擔心。怕我傷害到病患。我回說不會傷害到她。但要給我十分鐘到二十分鐘的時間。講完即開始動手。就憑空畫符唸咒。催符唸咒完。就向鬼魂說若有不服針對我來。限你十分鐘以內離開XXX的肉體。若是反抗不放手。看我怎麼修理你。我會以最嚴厲的雙五雷伺候你。信不信由鬼魂你自己決定。話一講完的此時。看見犯者的雙白眼。已在慢慢往下放自然。含在口內的嘴唇也就慢慢鬆口放自然。此時我就開口。請鬼魂暫時留步。先附在XXX的肉體跟我對話。你有什麼情仇恩怨。為什麼要纏她。鬼魂的回話我實在聽不懂。講的是哪一國的語音。只好請印度護士做翻譯。即開始問起。請問鬼魂你是哪一國人。回說印度。你是怎麼死的。跳樓自殺死的。為什麼要自殺。因財務不靈想不開。那你跳樓自殺死亡。有沒有家屬幫你收屍。沒有。是公家幫我收屍的。既有公家幫你收屍。為什麼你鬼魂不歸陰間。啊。有苦難言啦。老師說我先警告你。不得吃名詐姓。來陽間纏人向犯者索賄。我也再告訴你XXX的家屬。原則上同意答應要以簡單儀式。準備一些祭拜供品。奉獻一些鬼魂紙錢。向你鬼魂祭拜一番。另外再告訴你。家屬以菜飯紙錢奉獻化紙錢給你受納。奉獻非窮錢你受納。有沒有同意。好啦。但我們講明條件要說清楚。法事做完要你放手。不得將XXX的魂魄帶走一魂或一魄。如果你敢違背雙方的約束。本師會以五雷伺候你。話已跟你講明。好。今日是陽歷十一月十二日。在十一月十四日也就是星期日。下午一點你鬼魂來犯者XXX所居住的地址處。(因牽涉個人名譽地址及姓名均保留)。所有話講完鬼魂就自動離去。XXX慢慢的清醒過來。此時即請護士拿藥來給她吃。護士邊餵她吃藥。邊怕她再打人或再甩掉。我就跟護士說。鬼魂已退掉離去你就不用怕。之後我們一行人也就在下午四點多離開醫院。離開前告訴犯者晚上八點再來看妳。在當天晚上八點進到病房時。看她人已完全清醒過來。一開口就說肚子很餓。想要吃東西及喝飲料。家屬連忙給她東西吃。家屬就說像這樣也就放心了。
在月日中午做完其它法事後。再前去醫院探看XXX的病情。回到X家在談XXX恢復的過程時。約晚上近十點。又來一個神妙玄奇的事。忽然間X家有一位婦人。當場搖起頭來。頭一直在左右搖晃。再腳踏地抖動個不停。兩手在轉圈圈。看似像乩童要跳乩的樣子。大約搖了五分鐘。老師就問她你是何方神聖。問了幾句都沒有回應。老師再問妳是神還是神兵神將。也沒有回應。我再問你是鬼魂借體跳乩嗎?問了三種話都沒有回應。即又問你是不是不能開口說話。就點頭。好。老師幫你開喉讓你能開口說話。先講好開喉後。不管你是神或鬼。都要據實回答所問。開完喉第一句話說。我是唐山觀音菩薩。聲音很細很小聲。老師就說聲音太小聲聽不太清楚。大聲一點。後來有比較大聲聽清楚了。總共說了三次我是觀音菩薩。老師問既是觀音菩薩妳的雙手一直在轉圈圈。一點也不像觀音手指訣。我掌觀音手指訣給妳看。妳跟著手勢掌手訣。總共練了三次。都掐不起來。我就說若是妳是觀音菩薩真神正駕。要跳乩。我幫妳扶正讓妳跳乩。若是神兵神將。陰兵邪將。孤魂野鬼要來鬧的。等一下看我怎麼修理妳。即回說我不是要來鬧的。好既不是來鬧的。我給妳十分鐘的時間。話先講明。十分鐘到了。妳是真神正駕妳留著。若是陰邪兵將。孤魂野鬼。十分鐘到時。妳要自動離開或留著隨妳。妳要想好。真神正駕將妳扶正。無理取鬧要知道後果。妳撐得起五雷轟殺下地獄嘛。妳留著。我們約好。從現在計時。數到第七分鐘時。突然退掉離去。所有玄趣的事到此結束。沒戲唱了。
之後所有的人續在客廳泡茶。閒聊該婦人跳乩的事。當場共有八人正在研究。那觀音菩薩是真是假。在這聊話過程又發生一個小插曲。坐我前面有位青春少女。忽然頭往下低。雙眼微往上吊在聽我講話。我發現時。就問某先生。坐在面前這位小姐是不是你女兒。答是。她今年幾歲了。二十歲了。你們有沒有發現。她有異樣。喔她常身體不舒服向學校請假。我就回說注意看。她臉色蒼白。精神不振。她已被卡到陰。依看她身體沒病。但每個月癸水來洗不正常。時有一個月來洗兩次。來洗時經血如豬血瘀濃。你們有沒有發現嗎。喔這已有就醫。在這三年半以來。無論看中醫或西醫。都診治不癒。不知道怎麼辦。老師這距離有三百公分以上的寬度。老師你會通靈嗎?回說我不會通靈。但我會人相觀氣色。現場的人就急的想要知道答案。我就回說注意看。她雙眼無神。臉色氣沉。從頭到尾不言不語。淚堂又反灰暗。淚堂是子女宮。也是看女人的婦科方面。講完。我就問某先生。有沒有想要好。那當然想要快點好啊。好。你明天去藥草店。買三味青草藥。回來煎煮給她吃。我明天再開六張沖犯陰煞符。三張化陰陽水喝。三張煎煮草藥。吃完約半個月就會恢復了。
隔天月日下午續辦XXX的法事。法事過程約三小時結束。在場的四人當中。X女士即馬上走過來。就說老師我看到那草人雙手會上下搖動。也看到從門外似煙似影。從外面飄進來。我就問。妳有沒有看錯。X女士就回說是真的啦。沒有看走眼。當時準備拿手機要照相為憑。可是時間太短來不及。在我聽完後就說。還有很玄奇的事你們四個人絕沒聽過或看過。四人就很急很想要知道。我就戲弄了他們約五分鐘。老師趕快講。我問說想聽嗎?好做法事之中約幾點在幫XXX吊魂魄。就回說大概五點嘛。我就問說現XXX在哪裡。回說在醫院啊。好她離我們現在這個地點。相差應該有幾公里遠。她什麼都不知道。他們就回說那當然啦。我就解答說。人有三魂七魄。人的魂魄一旦被吊魂。全身的體溫會降低。我們等一下去醫院探看XXX時。我不開口講話。你們家屬自己問她。一進到病房。就看到XXX在哭。家屬問她為什麼哭。不語不回答。家屬問她為什麼哭妳要講啊。就邊哭邊說。剛才五點到六點的時候。全身發冷。冷到蓋被單仍然一直發抖。家屬未出發前早已知道答案了。就安慰XXX說好沒事沒事啦。等XXX停哭靜下來。家屬就跟她聊其它的事了。所有的就在當晚九點半結束。這次新加坡行就在月日回台北。很高興的事。就是回台北第三天。X女士來電告知。說醫生有叫XXX下床學走路。約再七天又來電告知已出院了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爺爺入殮頭探屍棺蓋身影人失常


在台北縣永和市有位青春少女十八歲。爺爺死亡入殮蓋棺。平常生前這位爺爺很疼愛這位孫女。在爺爺入殮時想看最後一面。因不懂習俗就伸頭探看。上有光下有人影。蓋棺時將人影蓋在棺木內。前幾天人沒事。等爺爺葬後第三天整個人開始發抖。隨即精神異常。送醫治療且住院。事經三個月後仍然發抖不停。醫生仍無能治癒。就辦出院。家人非常著急到處求神。神的回應是失魂。筆者大約聽了少女父母的描述後。回說人有三魂七魄。若神明指示沒錯的話。應該是魂被棺順時蓋入。那我再請問現在是夏天。她怎麼穿那麼厚冬天的衣服。他父母回說也不知道。都一直喊說很冷。連吃飯手捧碗有時都端不住會掉到地上。那還有沒有其它狀況。其母回說每天都在馬路街上亂跑。要抓她時力氣又很大真的抓不住她。有時還跑到外縣市去。有時一兩天沒回來啊。我再問她這狀況有多久時間了。回說約有近一年這麼久了。我聽完少女父母親的詳述過後。就當場為這位少女吊鬼魂。約二十分鐘後。鬼魂就附身在這位少女身上。講的話是一個老伯伯的語音。老師問說是不是這位少女的爺爺。回應說是。既是爺爺那我就問你先靈請你有問有答。

老師問:你為什麼纏上你的孫女。她年齡那麼小也不懂事。你先靈能放手讓她精神恢復正常嗎?
爺爺回說。我嘛不是故意的。她就跟我住在一起我也很疼愛她。聲音很低沉且拉長聲。
老師問:陰陽分兩界。人鬼殊途。陽人魂魄不得合陰魂住。你先靈可放手讓你孫女脫魂回魄。讓她精神恢復建康。
爺爺回說:好啦。我會請她回去陽間。
老師問:那就選個良時吉日。等擇好吉日再敬告你先靈後。再開棺請魂領回陽間。籍時請爺爺你要放手。可讓你孫女魂魄回來附身合體。
爺爺回說:沒事了我要回去。
老師問:請爺爺一路順走。獻化紙錢過橋過路費你領受。再請土地公。引魂童子。引魄童郎。帶領你歸位。
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幼稚園老師黃昏跳乩嚇壞小朋友

 

有一位幼稚園女老師。受新莊一家宮壇之邀常去壇前靜坐禪修。早上在三重幼稚園教課。下午順路到新莊靜坐。晚上回板橋。路途一路順。長期下來靜坐修出問題來。這位女老師每到下午三至四點。即會忽然跳起乩來的比手劃腳。頭搖口呼呼的。不嚇壞幼稚園小朋嗎?事經過幾次後。園長令這位女老師請假休息。作者在劍潭設有教室。授教人體工程學。室內有位女學生。問起其妹妹的狀況。自己搞不清楚妹妹是跳神或跳鬼。我回說請妳妹妹再過下週上課時到教室來。我準備壇香及金紙。來催符唸咒讓她跳給大家看。讓我們共同來鑑證。是神是鬼即便知嘛。過程約十分鐘隨即附身。問你是神是鬼看不出來。只見女老師頭左右搖晃。雙手在擺動。不能講話只口唇在呼呼而已。問說是不是不能開口講話。點頭。好老師幫你開喉讓你能說話。開口第一句話說。我是大將軍。你叫我來做什麼。老師回說沒做什麼是要印證你是何方神聖。你既來了就講清楚。這裡沒有你騙的餘地。你天天附她身嚇多少小朋友你知道嗎?我認為你非真神正駕。有兩種可能。一是陰兵邪將。二是鬼魂借體跳乩。是哪一種可能你講。是前面。什麼是前面講清楚一點。是陰兵啦。好既是陰兵你沒權利及理由。附她身上亂跳嚇人。你可願意自動離她而去。好是好但沒路去。我請她再過兩天的下午。去她宮壇禪修的地方。化些甲馬及其它紙錢給你受納。但你應歸位去陰廟。不得出來擾亂人間。 陰兵可願意接受。好啦。到此就退掉了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鬼魂上身要訴苦說冤情

筆者前去屏東辦事遇到鬼魂訴冤情。眾人在喝茶說某人的悲慘事。約過一小時忽然跑來一位青春少女年約二十歲左右。站在面前頭往右斜又頭低低的。在滴眼淚。老師見狀問說小妹妳怎麼樣。問了三句都沒有動靜也不回應。再問說是不是不能開口說話。妳有冤情嗎?鬼魂點頭。我隨即請當家主人點燃三柱香。幫這鬼魂開喉。約過十分鐘。鬼魂附在該少女身上少女的口唇已在抖動。但沒有說話。我就請鬼魂你不要哭。有冤情就說出來。現場有七八人你放心的把冤情說出來。看有誰能幫你。此時鬼魂開口說話。我死的很慘沒人幫我收屍。聽起來是一位女人的聲音。即問說妳是女孩子嗎?回是。那妳怎麼附在她身上。妳們有情仇恩怨嗎?鬼魂回沒有。那妳既然來附她的身。有什麼話要講嗎?我來問妳。妳要據實回答我的所問。不可吃名詐姓妳可要記得。
老師問:她媽媽說妳常附她身。讓她身體不舒服又發抖。這時間有多久了。
女鬼魂回:有一年多了。她們都不理我。我很痛若。我死的很冤枉。
老師問:妳是怎麼死的。能夠詳細的說清楚嗎?地點在哪裡。妳生前的住址講的出來嗎?
女鬼魂回:我現在渺渺茫茫。是無主孤魂。無處可歸。你能幫我嗎?
老師問:我是台北來的出外人。妳應請託犯者少女家人幫妳忙才對。
女鬼魂回:有就好啦。
老師問:那請她家人做主。祭拜妳後再請土地公開路。請引魂童子。引魄童郎。將妳鬼魂引到附近應公廟。讓妳有個安寧的地方。
女鬼魂回:好啦。就退掉了。
新婚一夜眠離妻八月郎
奉母成婚心有不甘。結婚只與新婚妻子相眠一夜。離家八個月。許姓在未婚前同時與兩女相識交往。甲女認識時間較長。在某股票公司上班。職位是主管。許姓母親對甲女非常深愛。一直在催婚。許姓續認識乙女。成為戀情三角關係。但乙女較不受許母愛戴。許母常逼婚要娶甲女為媳婦。在這期中乙女從中作梗阻婚。致使婚期很不順利。在許姓成婚當天整個人都恍恍惚惚。精神很不穩定。家人有發覺怪怪的。要等婚事辦完才要問清楚。第二天下午人不見了。家人非常的著急。新娘也哭的很慘。在這八個月音訊全無。忽有一天人回來了。家人問不出原因。許母來電請作者前往台中一趟。作者答應隔二天去。去到許家發現許姓神昏呆滯。不言不語。我就很武斷的向許母說。他已卡到陰邪。問許母化一張陰邪符給他喝好嗎?許母同意。喝下符令水約半小時後人清醒過來。問許姓為什麼新婚就逃婚離家。回說新婚房有鬼。當晚鬧到我無法成眠。跑去哪裡就不講了。隨後問新娘結婚那天的晚上。妳有沒有感覺有鬧鬼。新娘回說那晚已很累了。沒什麼感應到。新娘邊哭邊說逃避責任就承認。不要編造故事。今天既回來把話講清楚。要婚要廢都可以。其婆婆不斷的安慰媳婦。暫不要急。是不是像老師講的卡到陰邪。若是的話他也是身不由己。聽媽媽的話先冷靜下來。不要說廢婚的話。我們先拜託老師看怎麼處理較妥當。我也答應幫忙。再約隔四天再前去許家處理。過程交代清楚後就回台北。在第七天新娘來電話喜極而泣的說。老師謝謝你。我先生在第四天有與我行房了。講了很多的話題。重要的是本來不相信他卡到陰。經過處理後他整個人已恢復正常。我就回說事情圓滿就好。電話就掛了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靈界拆散情侶男方痛哭鬼無情

 

有一對要好的情侶相識已有四年之久。男女均住高雄。兩人在讀書時就已相識交往。據女方轉述尚在讀書時。在學校邊租了一間小房子。有一天晚上剛要上床睡覺時。面前站了一位披頭散髮。且全身濕答答的鬼魂。嚇到當晚不敢睡覺。事經過兩天自己跑去問附近一家雜貨店老闆娘。老闆娘建議她買些紙錢回去化燒給鬼魂。燒完後再拿兩個拾元硬幣向鬼魂擲筊。問鬼魂有沒有收到銀紙錢。結果擲了陰陽筊。自己就安心了很多。經過幾天鬼魂食隨知味。又飄來向這位女學生喊。救。救。我。拉長聲。且聲音很沉氣。連續來了幾次後。嚇到要將房子退租。可是房東以租約未到期不退租。拖到租約到期已退不了身。精神有很明顯的恍惚。時有發作時六親不認。畢業出社會找工作。上班不很正常終都被公司辭退。精神不穩在家休養兩年多。家人不可接近。要好的四年男友更不可靠近。只要有親人靠近她。就會打人甚至倒毀家財器具。將屋內的擺設物品全被破壞殆盡。家人拿她沒辦法。據家人的轉述邊說邊掉眼淚。都有到處去求神。神明指示卡到冤枉死的女惡鬼。四年當中男友也很認真的幫她。找道家法師。求神問卜。可是未見轉機。每次男友關心她靠近她。就大吵大鬧。男友嘆說鬼無情。好端端的將我們建立的四年感情就這的被拆散。不但不認我還說我是惡魔。聽完所有的細述過程。我就建議其家人及男友。將鬼魂吊出來對話。再跟鬼魂妥協。你們意見如何。家人及男友都同意了。
此時即開始做吊魂動作。不一會兒鬼魂來附身了。
老師問:請問妳是女鬼魂嗎?妳纏劉小姐有多久了。妳是冤枉死的。還是生病死的。
女鬼魂回說:口氣很凶的回說。問那麼多幹嗎。我是女鬼男鬼有重要嗎?我就是抓她來跟我做姐妹伴。你們不要阻擋我。
老師問:妳真是死鬼改不了死鬼的脾氣。我警告妳。若妳身段不放軟一點。我就修理妳。要不要試試。再問妳。妳們有什麼情仇恩怨。講來給我聽看看。
女鬼魂回說:我不要講。我要走了。
老師問:妳口氣一直很不好。且講話不配合。妳是找再死一次是不是。此時我很火大。我將地面畫個圈圈叫鬼坐在圈內。若不坐好敢離開。我就轟到妳魂飛魄散。
女鬼魂回說:好啦我講。我是被混混的流氓姦殺。棄屍在河溝裡。劉女侵佔我的床。我不滿才報復的。
老師問:妳被姦棄屍沒破案嗎?劉女租的房子妳住過嗎?
女鬼魂回說:案石沉大海。那個房子幾年前我住過。
老師問:既然問題明朗。請劉女家人準備一些祭品。祭拜妳後再請本境土地公。帶你去附近看是應公廟或是廟寺歸位。妳可願意。
女鬼魂回說:你們安排就好。
老師問:妳既同意不得再報復劉女。擇日焚香請妳來享納祭品。妳現在可退離劉女的軀體了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宮主女兒同鬼魂相眠兩年半

有一位女宮主住台北市。平時都在爬走靈山跳靈乩。家中開了一家小型的道館。平時都有在為人服務解困。家中第二女兒十八歲被鬼魂相纏二年半之久。全身瘦到皮包骨。精神方面也異常。時常向學校請假。學校反應給家長都說。看她精神恍惚沒神唸書。其宮主說女兒就醫一直都沒起色改善精神。自己也很丟臉的去其它神壇去求教神明。神明都指示卡到陰。也幫她祭改了好幾次了。可是不靈。也一直想不出個好方法。老師回問女宮主。那妳應該找道家法師嘛。女宮主回說。二年半以來找超過十位老師。你看我花多少錢了。有人介紹我像這種狀況要找林老師你。要林老師幫忙我們處理。
老師回問妳女兒什麼時候有在。我先去看看怎麼回事。雙方約好星期日下午一點。去時看到少女剩下皮包骨。臉色蒼白。眼神昏沉。即問說妳晚上睡覺。是否都有人在陪妳睡。且與妳做男女之間的事。每次那鬼魂戲弄完。妳的內褲都濕了。少女點頭哭了出來。此時即建議少女的媽媽。能不能要妳女兒明天下午。向學校請半天假回來。吊鬼魂出來對話。為什麼長期戲弄妳女兒。宮主回說那當然最好了。雙方約好隔天下午二點。將吊鬼魂之事準備就緒後。即開始催符唸咒。約二十分鐘後鬼魂附在少女身上。
老師問:你鬼魂纏她有多久了。纏她用意是什麼。可講來聽聽看嗎?
鬼魂回說:我很愛她。我跟著她已有二年多了。
老師問:你愛她為什麼晚上睡覺。都戲弄她讓她發洩到不成人形。你真可惡至極啊。
鬼魂回說:不要罵我。我就是愛她。
老師問:你們在什麼地方相遇的。為什麼纏著不放。她的陽氣已耗損盡空。你是要戲弄到她死是不是。你願不願離開她。
鬼魂回說:就算離開她。也要帶她一起走。
老師問:你鬼魂膽大包天。你再講一次給我聽。講阿。你敢講我就敢轟到你魂飛魄散。要不要試試看。
鬼魂回說:你那麼凶。我不講我要走了。
老師問:等一下你還沒交代清楚。我再問你一次願不願離開她的肉體。
鬼魂回說:離開可以。要有條件。
老師問:什麼條件。我開給你鬼魂選擇。二個條件。一是請她家人祭拜你一番。再化些紙錢給你。二是你不接受。我掌雙五雷轟你下地獄。二選一
鬼魂回說:我選前面的。
老師問:既然選前面的就再等約五天。準備好焚香請你鬼魂來受納。不得有誤。過程到此結來了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工廠老闆娘鬼附身天天要與三人相歡

時齡三十九歲的婦人很難安分守己。原因出於鬼附身。夫妻在三十歲時開始創業。丈夫將其祖先遺留下來的一片祖產。旱地。搭建一家鐵皮工廠。生產家庭食品。生意雖好但災難多。老闆當年已四十二歲尚稱壯年。做事很有衝勁。就是對妻子沒衝勁可管。也無法管。發現妻有很長一段時間。常常不在工廠做事。常常有理由的外出。左思右想很頭痛的請了一位地理師。前去查堪工廠的地理風水。筆者受邀一同前往員林。該地理師有相當風水經驗。筆者是研究人相之相理。在到達員林該工廠後。地理師將羅盤擺出找方向。該工廠前面是一片田野。地理師很傲氣的說了兩句話。一是水稻田有水。食品灶口不可向田。二是該工廠有佔到先靈墓地。老闆聽完地理師講後沒表示意見。再帶地理師回去看住家。是在鄉下蓋瓦片的房子。看後地理師表示。房子面前馬路如蛇形。婦人難守婦道。老闆很鎮靜都沒有表示意見。只是嘆一口氣後點燃一根香菸抽。此時我接續問。請問老闆你眼睛尾端那顆紅痣。自長出到現在有幾年了。老闆回說從小就有那顆痣。不過是五年前才慢慢轉為紅色。我就聽完老闆述說。回說依人相學那個宮位是夫妻宮。時齡是三十九歲。依相理研究夫妻是會常吵架。嚴重的話是要見血光。不見血光是要火災的。老闆回說血光倒是沒有。夫妻口角吵架是不斷的。又在三年前快三十九歲時。工廠發生火災全毀掉。現在的工廠是重新搭建的。講完抽根菸邊說。我咁這歹運這衰運。老闆很鎮靜不一會即找來妻子。很火大又抓狂的問起妻子。妳有沒有不守婦道讓我做烏龜戴綠帽。妻子一驚怕就回說我是不得已的。此時場面很尷尬。我急忙拉開夫妻兩人有話慢慢講。其妻訴說有人天天在我耳朵講話。我有反應給先生他都不理我。今天才來怪我。那請問老闆娘有人在妳耳朵都講什麼話。今天我們來了。為要解決事情。妳可一五一十據實說來聽聽看嗎?老闆娘停頓了一會兒。說講出來會被打死。我不敢講。續後我轉向老闆問說你可冷靜聽你太太講嗎?但不管聽到什麼話都不可動手喔。老闆回說好。老闆娘細說這段時間不在工廠。都是去找舅舅。每天在工廠工作時耳邊都有聽到。趕快去找查埔人。快去快去。聽完心裡就很悶且昏昏沉沉的聽其指揮。三年前是偶而一星期一次或兩次。每次都先到一家舊旅社。打電話給舅舅。他六十多歲了對性方面。都是能勃起不能持久。每次都擦一種白色的粉末在我的陰道。事辦完感覺不過癮。後來舅舅提議再找兩位朋友來一起輪著玩。日久成癮又耳朵都有人在催我趕快去。一聽到心就穩定不下來。即會藉著送貨或買東西。偷偷的去。現在二天沒去心裡就按耐不住。好我問妳。妳知道白白的粉末是什麼嗎。他們三人有沒有給妳什麼好處。老闆娘回說。每次我都急著一小時就要趕回工廠。有時他們三人都會給我五佰元。不過我不是愛錢。擦那種白粉性慾時。都會有一種快感。才會成癮的不時都會想。此時老闆像吃到炸彈的爆發。那是妳的親母舅。打了老闆娘好幾下。我就拉開老闆說。事情總是要解決嘛。你生氣打她都沒有用啦。隨即問老闆娘。妳既不是為了錢。依判斷那白粉可能是四號仔。叫海洛英是毒品。妳必須要忍耐不能再去了。我建議你們夫妻。擇個吉日祭拜工廠地下的先靈。驅趕或立個牌位安置那墓地的先靈。第二選擇是工廠拆掉還給那先靈的安寧。二選一才能解決問題。你們考慮啦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墓仔埔研究風水被鬼反噬用扛的下山

有位地理師帶幾位徒弟。上山找墓穴研究地理風水。早上去下午回。未料用走的上去。用扛的下山。當時是農曆鬼月七月。地理師帶的幾位男徒弟沒事。單單那女徒弟發生問題。下山後急送醫院吊點滴。那地理師前來找筆者。開口問說去山上被煞到要吃什麼符。我回說你要把過程詳細說清楚。才能回你的答案。該地理師不好意思講且隱瞞過程。只說能不能給幾張沖煞符。我就開了六張煞符給他。他也回敬包了一包酬金。我拒收。且回說墓仔埔沖煞有分輕重。煞符輕的煞符可解。重的要祭送才能解。地理師聽完轉頭就走了。第四天自己將女徒弟帶來找老師。來時不能走路其老公用揹的。一坐下即哭個不停。她老公見狀一直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不要哭。老師回說你不用哄她不哭啦。哭的聲音是你太太的聲音嗎?你注意聽那是男人的聲音啊。你就給他哭嘛。等一下我再來問她。續後問那鬼魂什麼原因纏上她。問了五次都沒有回應。只好安慰鬼魂。你農曆七月十七日纏她。今天七月二十日又是農曆鬼月。等農曆八月二日再請郭女。買些祭品祭拜你那請鬼魂你先退離郭女。你可願意接受。我暫時化一些紙錢給你做路費。鬼魂也退了。郭女也清醒過來了。郭女回家後。那地理師的太太是某禪寺的信眾。就介紹郭女每天下午。到台北中山北路那禪寺分舍。去唸經。未料嚴重的早上送醫打點滴。下午去唸佛經。在農曆七月二十七日晚上。其夫婿用揹的走了約二公里。到筆者教室來。犯者郭女自七月十七日到七月二十七日。完全沒進食。全身軟趴趴又是夏天。整個頭髮如炒米粉。進到教室又是哭個不停。其夫不捨的安慰不要哭。此時我隨即動手。點燃三柱清香在郭女額頭。 驅趕鬼魂。鬼魂斬時性的離開。郭女暈了過去昏睡約一個小時。整個臉反青色這是我長久以來。只見過的一次臉變青色。其夫趁郭女暈睡時。跟本人談怎麼祭改。酬金多寡。雙方都談妥後。約定以最快的速度處理。很不得已的定在農曆鬼月七月二十八日下午一點處理。在這個過程最惡極喪盡天良的那位地理師。帶徒弟上山卡到陰。沒能替徒弟處理。還在酬金中抽三成佣金。這是我出道以來。看到最不要臉的地理師。這種心態真是讓人不寒而悚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宮壇主持劍指殺鬼被反噬命亡

北市有家宮壇香火興盛。每天一到晚上都會聚集兩三百人。有如每天都有進香團來進香一樣。天天聚人天天熱鬧滾滾。宮壇主持辦事不收酬金。又在天氣炎熱都有義工煮涼綠豆湯。給信眾解渴。冬天煮薑湯給信眾怯寒。看起來真是一家救苦救難的宮壇。此事傳開後每天都有各症患者。前來求助。筆者好奇天天去到宮壇參香拜一下。順便看熱鬧觀看主持辦事。連續約有近四個月天天去。該宮壇主持作方實讓人佩服。積善做功德救人不收酬金的風格。做法上的道德人格值得肯定。但處理鬼魂方面有違反道家的常理。起初看他為被鬼魂纏身的犯者。均採用桃枝在甩。本人好奇暗中打聽犯者。效果怎麼樣。問了兩三人都回說效果很好。可是這位主持進一步改用劍指。在有一次一位犯者坐在主持面前。約距離兩公尺遠。圍有約上百人在圍觀。主持無預警的站起。雙手一攤沒等圍觀的人散開。即右手掌劍指隨即開指。一位婦人被傷到即當場昏倒在地。主持也沒理她。只請圍觀的信眾扶她。去宮壇拿中杯茶給她喝就好了。筆者好奇跟隨在後。看她中杯茶喝了人也清醒過來。續後觀看了好長一段時間。只要被鬼魂纏身。宮主均以劍指驅趕鬼魂。手法相同沒什麼改變。過程有看到三位信眾比較玄奇。第一位是一個小女孩十二歲。據其母陳述是騎腳踏車。跌倒就變成這樣。醫師也無能救治。其母抱在手上。全身四肢軟趴趴的。眼睛又上吊不曾合過眼。宮主叫她放在一塑膠板凳上。左右沒有扶手。父母擔心跌倒左右的扶著。宮主說你們走開。我叫她坐好她就會坐好。真的坐著好好沒有傾斜也沒跌倒。叫她眼睛合下來。真的眼睛合眼了。看起來有夠玄。講話如聖旨。不一會宮主劍指開出去。又傷到一位無孤的信眾。第二位是個婦人不時吹狗螺。如狗似的狂吠聲。宮主隨即以劍指劍殺。那婦人就倒在地上痛若的伸吟。第三位是個婦人四肢著地走路。宮主問話。婦人不言不語用眼睛瞪著宮主。只聽宮主喊說妳站起來。那婦人就站起來。宮主隨即將劍指開出去。婦人就昏倒在地。這三位犯者我只看過各一次。沒見過有再來。是好是壞不知道。我個人一直想。宮主怎麼這麼厲害。講話如聖旨。話怎麼講。鬼魂怎麼聽。劍指怎麼開。鬼魂就傷倒在地。當時作者不懂鬼魂習性。就去找了一位道家法師。請教。請教。跟據行家指出。鬼魂可協商。可罵。可警告。不可劍殺鬼魂。鬼魂是會號召同陰間好兄弟。回來反噬要你命的。再者是只要有信眾請宮主到家。看自家安座神明有沒有神威。宮主都一口回說沒有神。都將神請回去燒掉。若你有不捨。宮主會再彫一尊神給你奉拜。這個動作實讓人想不通。前後一年半左右。作者就聽一位在宮壇做義工的叫阿財。說宮主在有一天下午。宮主向其太太抱著說我要去了。整個人倒在地上。即時送醫救不回來。據那位義工阿財說。自宮主亡故後宮壇就沒什麼信眾了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

宮壇桌頭鬼魂也不放過天天騷擾

 

道家宮壇桌頭是翻譯神明講話。神明起駕扶乩服務信眾。聽不懂神明指意時。由桌頭翻譯說明給信眾了解。據桌頭轉述宮壇是由北市分壇到北縣。自己當桌頭有十多年的經驗。平常宮壇都有幫信眾祭改。自己會替宮壇書寫祭改疏文。輔助乩童的忙務事。平時也不做壞事。怎麼那鬼魂會附在耳朵講話騷擾我三年。此時我即回問桌頭。那你們長期在辦事乩童都有跳乩。怎麼沒請教你宮壇的神明。桌頭回說有哇。神明替我驅趕了好幾次。但都驅趕不掉。實在很困擾。每天都好像在聽收音機。吵的要死現在這個階段已到煩不勝煩。若用刀能殺到鬼魂我就一刀把祂砍死。讓祂永不超生。現在口很乾。老師你這裡有沒有開水可喝。此時我急忙泡一杯咖啡給桌頭。看他一口喝下。讓我真的嚇到。即問咖啡是熱的你沒燙到喉嚨嗎?回說沒有啊。我天天口裡都是乾渴的。每天要喝很多水止渴。話講到這裡時。桌頭坐在我面前右手平放在桌上。被鬼魂將右手壓在桌上。不能動。耳裡聽到那鬼魂在罵桌頭。說你現在找人要對付我是不是。此時我要扳動桌頭的右手真的扳不動。鬼魂在耳裡一直催著桌頭趕快走。他會傷我們趕快走。這時我就有一點火大。就問那鬼魂限你一分鐘。將桌頭的手放開。一分鐘以後再不放。看我怎麼修理你。桌頭說現在壓的越緊。我隨即掌五雷指。貼在桌頭右手背。此時即慢慢放開。手放開後催著桌頭趕快走。他很凶。桌頭起身就走到門口。我跨了三大步往前。喊了一句停。就右手掌劍指在地面畫上一條橫線。向鬼魂說若敢跨過橫線你將會魂飛魄散。要不要試試看。此時鬼魂不敢動。我就將鬼魂再請回坐好。罵祂話還沒講清楚。你走不能解決問題。你敢纏人騷擾就要敢受。此時你鬼魂沒有走的權利。你坐好。我願跟你好好談為什麼纏著桌頭不放。鬼魂隨即瞪大眼睛。問說我纏他跟你有什麼關係。老師回說有關係。因桌頭今天來找我是要解決問題。我願從中協調。現在開始問你。
老師問:你鬼魂纏桌頭有多久了。據桌頭表示做祭改工作。不是在幫你們陰間與陽間的糾葛嗎?這也是一件好事啊。
鬼魂回說:我跟他有三年多了。可是他都偏坦那些較凶的好兄弟。每次祭拜我都分享不到供品。
老師問:你剛才將他的右手壓在桌上有什麼用意。又照你這麼說每次都分不到祭品。你不會去搶食喔。
鬼魂回說:我是在懲罰他。祭拜時有兵將顧著怎麼搶。每次祭改旁邊都圍繞著很多好兄弟。要來乞食桌頭都不關心我們這些好兄弟。
老師問:你鬼魂的不滿已知道了。只要你肯放手不再附耳講話騷擾桌頭。我請他去辦一些祭品。擇日祭拜你們這些好兄弟。你願接受嗎?
鬼魂回說:給你做主。有祭拜就好。聽你的意思。我不再去找他麻煩。
老師問:既然鬼魂同意。就照約定到時焚香請。 就招 的好兄弟一起來享納祭品及紙錢。到此鬼魂退離了。
若讀者對鬼魂存有疑問。抑或想深入知悉鬼魂之動態者。可電話諮詢。02-29849687林老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