案例二 被陰邪鬼神纏身附耳講話全記錄

作者之客人有位陳先生,生於北縣六十七年八月建生,現居住台北縣新莊市。因犯者不願公開姓名及地址,作者必需保留。
犯者有三年多的時間,長期受陰邪鬼神纏身且附在耳邊講話,使其精神恍惚長期不堪其擾。人走到那裡,孤魂野鬼就跟到那裡,最遠走到南台灣屏東。據犯者及家人述說,走路走到皮鞋破洞,腳底皮破血流,自己仍不自知。犯者細述說每天太陽西下,黃昏天黑暗時即有人在面前導引到墓仔埔去,人在墓仔埔睡到天亮。作者問陳先生,人在墓仔埔睡有沒有見到或看到什麼?有沒有跟孤魂野鬼講什麼話?犯者陳先生說,有看到形影對我說話,我來保護你的免驚。只知整個人恍恍惚惚的,當躺在墓碑前睡覺時,人是昏昏沉沉的睡到天亮,感覺是很好睡。當每次睡醒起來,均到處亂走,沒有方向、沒有目標、只是耳朵有人在跟我講話,在導引我走路;但聲音有雜音聽不清楚講什麼。幾乎一天的時間,只有早上的時間比較清醒。每到下午三點至七點,是精神最恍惚不穩。該段時間常有鬼影一至三幅似人似影,實在是看不清楚,因整個人是昏迷狀態在走路,鬼影在前面導引我走路,我只跟在後面走而已。人昏迷什麼都不知道,現在恢復清醒正常,想起來真的很怕又驚恐。


在犯到陰邪鬼神那段時間總共三年多,到醫院精神科就醫,經醫師診治說是患憂鬱症,可是長期服藥均沒有改善病情。又到處問神卜卦,經過宮廟主持乩童,祭改了好幾次,病情相同沒有改善,連續三年多之久晚上均不能入眠,需靠醫生開的安眠藥服用後才能入眠睡覺,只有在墓仔埔睡才好睡。在這三年多每晚都會在房間床前,看到有人影在床前走來走去,我一躺下床上即附在我耳朵講話,所聽到的都是雜音而已,聽不清楚到底在講什麼?每天晚上都來騷擾了一至二小時,陰鬼才願意離去。
犯者陳先生的姊姊經友人介紹,前來找老師問說,老師我有一個弟弟看起沒病,但無法工作,又時有胡言亂語不知道在講什麼?家人都很煩憂擔心。老師聽完即回答說,需看到犯者本人才會知道。犯者陳先生的姊姊與老師相約隔天下午三點,犯者的姊姊回去時與犯者陳先生說,老師明天要來,你要跟老師配合,犯者說好。等配合完再來鬥法。
第二天老師準時前去犯者陳先生家中,現場有介紹人林先生、犯者媽媽及姊姊、犯者及老師共五人在場。犯者媽媽泡茶,大家在共飲茶到近一小時,犯者忽然頭低下不言不語,此時老師已發現,陰邪鬼已來纏身附體,老師開口即問,你是來自何方神聖?犯者搖頭。既不是神聖,那是來自何方的孤魂野鬼?犯者一語未回答。老師又再問今天你敢在眾人面前來附陳先生的軀體,必有苦哀或不滿或相欠,你既來了請你一五一十的道出來,你講出來老師可幫你,若是神兵神將神祗,就幫你有宮歸位,有廟歸廟位;若是孤魂野鬼,有欠吃有欠穿,有欠所費你講出來,老師請陳先生的家人準備奉獻給你。陰鬼回說,你所講的我都不要,老師隨即回答不要不能解決問題,陰鬼回說那我走就是,老師說你不能走,你走或不說出一個原由,我就以雙五雷伺候你。陰鬼即回說。我是要來孝忠陳○○的。老師隨即再回問,陳○○那一點值得你孝忠,請說。陰鬼說你這樣逼我,我怕你就是我走了,如果你走老師就以五雷給你轟頂,看你敢不敢走。陰鬼回說,你開的條件我都不要,老師回說你什麼都不要,那你為什麼要陽間纏身陳先生,擾亂陽人的身體。不管今天所開出的條件你接不受,我與你相約再隔三天,我請你第三天主動準時,在下午一點你自動前來犯者陳先生的家。老師請犯者陳先生的家人,準備菜飯獻紙錢給你。犯者陳先生經老師作法祭改後,精神即慢慢恢復正常。

0 回復

發表評論

想參加討論嗎?
自由投稿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