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鬼附體相纏王小妹妹四年不罷休

於國歷101年4月24日農歷4月4日。早上九點三十分時。王小妹妹今年十二歲。其母親來電諮詢。起先問說。請問書局有售一本。靈界導遊。一書是不是林老師你的著作。老師回說是。王小姐即說。我有閱讀該書的內容。老師你有處理過很多的鬼魂的案例。我想請問老師一些有關我女兒的靈異問題。不知老師有沒有方便。老師回說可以你講。王小姐即說。我女兒今年十二歲。在四年前我女兒就能看到。滿面青色。雙眼瞪著大大的眼睛。牙齒有獠牙。頭上長有兩支角。我女兒在家中擺設的洋娃娃雙眼會眨眼。家中常看到有位老婆婆在走動。在有一天王小姐帶著王小妹妹。去逛百貨公司買衣服。王小妹妹看到櫥櫃擺架一套唐裝。即向媽媽表示。那老婆婆就是身穿這種衣服。在這四年當中王小妹妹。耳朵常聽到有人在跟她講話。大概都講些。妳好爛。妳很不中用。妳什麼都跟不上別人的一些雜語。有時常在耳邊向她吹風。妳趕快去跳樓。跳樓也不會死。跳樓也不會怎麼樣。跳樓很好玩。耳朵長期有聽到鬼魂在講話。有時很雜聽不清楚。王小姐話講完隨即問說。請問老師這種處理酬金需要多少。我女兒的這種是病抑或靈異纏身。在這幾年當中已就診過幾家大醫院。一直都沒有改善。例有照核磁共振。照過超音波。全身身体檢查。症狀仍然存在沒有改善。也有問過幾家宮壇。找過老師處理。在我看靈界導遊一書中。老師你有處理過諸多案例。應該很有經驗。請問老師這個費用要多少?王小姐講到這裡時。老師即向王小姐回說。妳現在問價錢沒有用,我須要找出妳女兒的症狀癥結在那裡?才能告訴妳價位。請問妳住哪裡遠不遠?王小姐回說不遠。居住三重不過我現在在上班不能走。也走不開。我現在打電話請我媽媽。帶我女兒過去找老師。約過一個小時王阿嬤帶著孫女王小妹妹。來到道館時。老師隨即請王阿嬤及其孫女請坐。王阿嬤隨即要跟老師說。其孫女王小妹妹的靈異經過。老師向王阿嬤說你先坐。暫時不講話。坐靜後我先看王小妹妹的氣色。再來論斷症狀才不致誤導。
就在此時老師泡兩杯咖啡。王阿嬤表示不喝咖啡。只要一杯開水即可。老師即端送一杯咖啡給王小妹妹。一杯開水給王阿嬤之後。老師隨即請王阿嬤說。王小妹妹的靈異狀況。王阿嬤說我孫女。早上起床後準備要上學時。說後面有人打她的後腦。轉頭回看後面沒有人之後。臉上又被打一下隨後又在王小妹背部寫字。心臟就逼的很緊。好像有東西重壓在胸前。王小妹妹向阿嬤哭說有人在耳孔前罵她說。妳很沒用。講很多且聲音很雜。王小妹妹的阿嬤聽說後。隨即向學校請假。據阿嬤說。類似這種情形是偶而約兩個月左右。就會發生一次。此時老師打斷王阿嬤講話。說好妳講到這裡。老師來補充說。跟據我的經驗。王小妹頭之上方應會好像有重物壓在頭上。再來是五官面宮。兩邊太陽穴的地方偶而會抽痛。再來是注意肩胛偶而會痠痛。腰之兩側也有一點點會痠痛。更要注意膝蓋會痠痛。以老師的經驗。王小妹妹的症狀。這尚是中等的症狀。嚴重時腳踝會痠會腫。請問王小妹妹剛剛所講的有妳說有。沒有妳說沒有。王小妹妹回說腰不痠痛。其它都有痠痛。話講到這裡時。老師向王阿嬤問說。像妳孫女這種靈異算是中等。若妳有同意。我來調那鬼魂出來問話。妳有沒有同意。王阿嬤回說。若能調鬼魂出來問話那是最好的啦。我這孫女已被靈異整了好幾年了。老師向王阿嬤說。能不能調的出來不知道。若能調得出來。快的話約五分鐘。慢的話約十分鐘。若鬼魂有出來請王阿嬤不要怕。妳可直接跟鬼魂對話。老師在旁邊協助。王阿嬤回說~~好~~好~快一點。
在此時老師隨即點燃三支香。折了七張金紙。從抽屜取出一張調鬼魂符。挾在七張金紙內且點燃。再進行催符唸咒。腳踏七星步。進行調鬼魂步驟完。馬上獻鬼魂紙錢。給鬼魂過路橋過路費。隨即用事先準備好的貢末燻王小妹妹。在身上繞了幾圈後。隨即持三支香在王小妹妹胸前。勅調鬼魂符。請鬼魂速速顯真形。所有動作完成後。那鬼魂約不到五分鐘即來附在王小妹妹身上。鬼魂來時第一句話說。活要吵死太吵了。本來放在桌上的錄音機是放調鬼魂咒。老師隨即將錄音機關掉。也同時向那鬼魂說「歹勢」。聽那鬼魂的聲音是女鬼魂的聲音。此時老師馬上向女鬼魂問話。
老師問:請問妳是何方神聖。抑或何方的孤魂。今天妳既顯真靈來。不得吃名詐姓來欺騙陽人。若是敢騙的話。本師不是將妳女鬼魂踢去酆都受苦刑。即是將妳女鬼打落十八層地獄。讓妳永不得超升。
女鬼魂回:你是誰那麼凶。我不敢騙你啦。
老師問:妳很殘忍呢。王小妹妹今年才十二歲。妳就纏著她四年不放手。
女鬼魂回:不是我啦。我才跟著她兩年。是其她三位同伴纏她比較久啦。
老師問:那早上從後面打王小妹妹的頭是不是妳打的。為什麼要打她纏她又在耳朵講話騷擾她呢。
女鬼魂回:我沒有打她。是另外那三位打的。
老師問:好~現在由王小妹妹的阿嬤跟妳講話。妳要講實話。若敢用騙的老師會修理妳喔。現在妳可跟阿嬤說話了。
阿嬤問:我孫女還那麼小。妳纏她有什麼好處。
女鬼魂回:我借妳孫女的身体講話。我是感覺好玩。才要跟隨王小妹妹啦。
阿嬤問:妳說還有三位。她們有沒有來。能請她們講話?
女鬼魂回:她們沒有來。她們三位都很凶。我不敢跟她們講很多話。在這女鬼與阿嬤講話的過程約有半個鐘頭之久。王小妹妹的阿嬤在與女鬼講話。聲音都很輕聲細語。而且阿嬤在與女鬼交談中。都說一些平常話。老師認為所問的話都不關緊要。又聽不太清楚。所以老師就很不在意。約30分鐘後老師即介入講話問那女鬼。
老師問:請問女鬼魂妳跟阿嬤講那麼久。應會口乾我泡一杯咖啡請妳喝。而且妳當孤魂應是長年飢餓。我請妳先吃糖餅。這是嘉義名產叫老鼠糖。
女鬼魂回:好啊~我最愛吃糖餅。我不要咖啡。給我一杯茶就好。嗯糖果好吃。
老師問:妳糖餅先吃了。茶也喝了現在我來問妳。妳要從實招來妳纏著王小妹妹不放的理由。若敢騙或胡說八道。妳可要知道後果。據妳所說尚有其她三位女鬼。妳可叫她們三位一起來?
女鬼魂回:她們三位很凶我不敢。你自己叫她們啦。我叫她們也不聽我的。
老師問:好~好~由我來請她們三位出來問話。此時老師即又開始動作。催符唸咒。及獻紙錢給孤魂做路費。結果等了約十多分鐘。其她三位女鬼魂沒顯靈出來。老師再次的請已出靈的這位女鬼去轉答請她們來。

女鬼魂回:約過三分~五分鐘時。女鬼魂回來說。她們三位看到我都搖手。就馬上跑掉了。我也沒辦法。她們都很凶我不敢講太多。

老師問:好~現在我問妳。妳是哪裡人氏。是怎麼過往的。妳們家還有什麼人在世。
女鬼魂回:我家還有一位弟弟。我是生病死的。我家住南部。住哪裡我記不起來了。
老師問:妳是什麼病死的。妳今年幾歲。南部是哪一縣市的人氏。妳慢慢想一下再回答我。我等妳。妳不要急慢慢想清楚再回老師的話。
女鬼魂回:我是頭上生腦癌死的。我今年三十二歲。我只記得住的故鄉有一個~~林。但我忘掉了。想不起來了。
老師問:那好。我問妳在妳死前有沒有結過婚。
女鬼魂回:我三十二歲還沒結婚就死掉了。
老師問:既未結婚就死掉了。等於是個姑婆上不了妳家的神桌。妳家人有沒有將妳的靈位送去佛堂供拜。
女鬼魂回:若有我也不會在外在做孤魂了。
老師問:妳既是一個孤魂。請問妳現在身上有沒有錢可用。那妳現在有沒有穿衣服。妳是不是餓很久了。我現在請阿嬤化一些紙錢給妳好嗎?
女鬼魂回:我沒有錢。現在身上穿的衣服只有一件沒得換。衣服很髒。她們三位都穿的很漂亮。只有我沒衣服換。你能送我衣服嗎?
老師問:我請阿嬤先化些紙錢給妳。如果阿嬤及王小妹妹的母親同意要處理的話。我可做主在新台幣二仟元以下我可做主。若超過二仟以上。需要經過他們的同意。
女鬼魂回:此時王小妹妹的阿嬤即說。要啦~要處理啦。妳要幾件衣服。女鬼魂回說要貳件漂亮一點。粉紅色的衣服。話說完隨即改口說。阿無四件好啦。可以的話再給我兩件裙子。話講完時。阿嬤隨即問說。那要不要鞋子。女鬼魂隨即說鞋子不用了。我現在穿的鞋子很漂亮。我很滿意。我很喜歡啦。
老師問:若是王小妹妹家人同意。剛才所說算是。若不同意剛才所說的全不算是。老師不能做主。須主人同意我就可以做主。妳女鬼魂可要記得。
女鬼魂回:好啦~你們去決定。
老師問:我看妳應該是個善良的女鬼。若是有處理。我開兩個條件給妳去選擇。一是將妳們四位孤魂送去應公廟仔。二是將妳們四位孤魂送去觀音佛祖。身邊去修練等待日後有機會。才去投胎轉世。到時我會請本境福德土地神替妳們開路。請引魂童子來帶妳們的魂。請引魄童郎來帶妳們的魄。帶去觀音佛祖身邊去修練。
女鬼魂回:好啦~我可以走嗎?
老師問:不可以。沒有我同意前不可以走
女鬼魂回:喔~我來很久了呢。
老師問:妳女鬼魂既都同意也答應了。在還沒做法事前的這幾天。妳要跟妳的同伴三位孤魂講。說老師交帶的。不得再前來騷擾王小妹妹。若敢的話。老師會以五雷轟妳鬼魂永不得超升。要記得轉告她們三位。要走前老師化些紙錢給妳帶回先用。但要記得妳身邊留約1/4在身邊。其它要分給她們三位。不可私吞。下次做小法事祭拜妳們四位孤魂時。會準備一些菜飯。再化多一點的紙錢給妳們受納。老師這麼講妳們應該會滿意才對。
女鬼魂回:知道了我可以走了嗎?
老師問:焚獻紙錢若是收到了。就可以走了。但要記得妳現在身邊有路費了。應回陰間歸位到時請妳們出來。才可再出來。好啦。妳可以走了。
回憶善鬼還是有善意
在這過程約有一個多小時。女鬼魂退了之後。老師問王小妹妹。妳剛才講了什麼話妳還記得嗎?王小妹妹回說不知道。那妳剛才有吃老鼠糖妳知道嗎?王小妹妹回說沒有阿。好~再問妳。剛才妳吃老鼠糖配咖啡。抑或開水妳知道嗎?回說沒有不知道。這個案例王小妹的媽媽及阿嬤。同意在國歷五月一日。農歷四月十一日。當天為那四位孤魂祭拜做小法事。過後的第四天農歷四月十四日的凌晨。約在一點三十分左右。老師做了一場夢。夢境很清楚的看到一位小姐。穿著粉紅色的洋裝。現靈在我眼前。但一直沒有開口講話。本來這位小姐離我距離尚有一段距離。在我夢境中看起來約是三十歲左右年齡,看起來尚有一點似是美女。等幾分鐘後坐到我身邊來時。看起來臉蛋不怎麼樣。以我個人的標準看是位醜女人。在夢境的最後階段我只跟那位小姐說。啊~妳的婚姻不美滿。說起來也是很可憐。此時我夢醒了隨即起床。想要再睡就不能再入眠。續後就起床在客廳坐。泡了一杯咖啡喝。抽了一根菸。且打開電視。一直到凌晨六點半才再去睡。這塲夢景最讓我百思不解的是。這景像跟那女鬼魂很相近。身上的洋裝又是女鬼魂乞要的粉紅色。由這兩點實讓我很迷思 事後想起來這夢境是我迷信。抑或女鬼魂來報恩。至今這個結我尚未打開由讀者來評斷。
事經過七天後。農歷四月十七日。星期一。王阿嬤打電話來請問老師說。我孫女在學校安親班。發生頭暈。嘴巴周圍反青。她每次被鬼魂騷擾嘴邊周圍都反青。電話中老師回說。把她帶過來我看看。王阿嬤說好。到了晚上八點二十三分。又來電話說我孫女說她很累不去了。隔日早上王阿嬤又來電說。我帶我孫女去看醫就診完了。現在要到老師那裡。請老師幫她再看一下。是不是那女鬼魂又回來找我孫女。約在早上十點四十分時到。到時老師問王小妹妹。妳現在頭會暈嗎?妳心胸會悶嗎?妳耳朵有人在跟妳講話嗎?王小妹妹回說都沒有。妳阿嬤說妳嘴邊周圍都反青。依老師看那豈是反青。是周圍長一些細鬚。不是反青啦。
王小妹妹說我自已有看照鏡子。那是長鬍鬚啦。我手上也有長毛啊。之後老師請王阿嬤到另一邊。跟王阿嬤講。那不是女鬼回來找妳孫女啦。老師跟王阿嬤說。我試給妳看。依我的經驗。若那女鬼魂再回來找妳孫女。我與妳私下講妳孫女沒有聽到。我出兩招。如是女鬼魂再回來找妳孫女。這兩招出手後約十分鐘左右。妳孫女會有狀況。一是會想吐但是吐不出穢物。二是她會全身癱軟。坐椅子會斜斜的。沒能坐的很正。若是有以上這兩點。老師認定女鬼魂再回來找妳孫女。若是完全沒有任何異狀。那就不是。王阿嬤隨即說。好~好~。經阿嬤同意後老師隨即動作。
起先老師焚化一張符令。請王小妹妹喝下約五分鐘後。老師即開始。雙手掌雙五雷在右腰側。腳踏五雷步前進。催符唸咒。口唸。勅:腳踏五雷轟陰邪。一勅一進乾坤動。二勅二進火輪急。三勅三進七星明。四勅四進八卦靈。五勅五進雷聲響。雷公雷火石破天驚。五鬼陰兵凶神惡煞急急閃開走四方。閃得開閃得離無代誌。閃無開閃無離。五雷步步進。踢去酆都受苦刑。打落地獄永不得超升。急急如律令。神兵火急如律令。
同時口含符水噴向王小妹妹身上。又向王小妹妹身上開了三下雙五雷轟鬼指。再右手掌單五雷。在王小妹妹胸前推三下。由下往上每推一下。均請王小妹妹吐一口氣。連續三下吐三口氣後。王小妹妹坐在椅子上不動如山。隨後即請王小妹妹回來坐好。此時老師向王阿嬤表示。以十分鐘做基準。有問題有異狀即是女鬼魂回來再找妳孫女。若十分鐘完全沒有異狀。那是王阿嬤妳亂想的。在這十分鐘當中王小妹妹不但一直在玩手機。且又說肚子好餓。我可以回去吃飯嗎?老師回說我先拿個餅乾給妳吃。約在三分鐘左右再問說。肚子好餓。我可以回去吃飯嗎?老師回說可以。王阿嬤笑笑的說她若來你這裡。她的精神都很好。過程到此結束了。倆嬤孫就回去了。

0 回復

發表評論

想參加討論嗎?
自由投稿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